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地方文化>>正文内容

灵宝民间特有的艺术表演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9年02月24日 点击数: 字体:
  艺术表演,各地区和各民族都有自己的特色,“锣鼓书”、“扬高戏”、“骂社火”、“锣鼓”则是灵宝独特的艺术表演形式,其特点幽默、高雅、富有情趣,在民间流传悠久,长盛不衰。
      锣鼓书。锣鼓书属民间曲艺文化。三人为小班,五人为大班,多系盲人从业,俗称:“瞎子说书队”。说书时,设有桌子一张,上挂锣、鏺、木鱼,主说人手拉四股弦乐器,腿绑莲花落、木梆共计六件乐器,左右为吹笛和司鼓人席位,三人既是乐队又是说唱员,说唱的主要内容多系通俗短小的民间小戏。一人饰唱多人角色,唱念结合,声情并茂。人少设备简单,适合上山下乡,赶场时乐器往身上一背,用竹竿探路说说笑笑到新的说唱点。民间还愿、祝寿生子、婚丧嫁娶有邀即到,只要能管饭就可说上三天三夜。夏天在大树下或庭院中,冬天在屋檐下或窑洞中,观众多系老年妇孺,边看边听边干活,拧麻绳,剥玉谷。
      扬高戏。又名孩子戏。据老艺人说,“扬高”巧在其唱腔旋律上有先低后高,向上扬之感而得名。
      隋朝末年,李渊率兵东征凯旋,回师交旨,途经乡村街头听到民众哼此曲调,顿觉耳目一新,即令文司将其曲调记录下来。李渊登基后命宫娥贵妃演唱,以示荣贵。太宗李世民继位后,又命民间传唱此曲,以示孝意。中宗时期,经过充实提高,装男扮女,化妆演出,形成了扬高戏雏形。唐末,一位赴京赶考的书生,出函谷关时因手中拮据,便以在京学会的扬高曲调卖艺谋生,将此曲调传授到灵宝南阳村。久而久之,陕县峪里、阌乡北沟以及山西平陆等民间都有它活动的影迹。
      建国后,逢年过节大王南阳村邀请陕县峪里村和阳平镇北沟村艺人联合演出,共聚一堂,研讨艺技。1960年3月,南阳村扬高戏曾代表灵宝赴洛阳参加“河南省工农兵舞蹈汇演大会”,并以新编剧目《棉花姑娘》获得优胜奖。
      骂社火。社火是民间一种综合性群众艺术表演形式,包括高跷、芯子、骑驴、旱船、海螺、狮子、锣鼓等。逢年过节,社火队往往数以千人,声势浩大,热闹非凡。阳平镇东常村与西常村的社火,与全国各地的社火不同,社火队中多了一种独特形式,名叫“标驮子”,群众称为“骂社火”。
      相传,明末清初,阳平原山坡一带赌博盛行,逢年过节农闲冬季,尤为猖狂,弄得不少农户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为此,邻舍长者发起耍社火娱乐,将男女老少吸引组织起来参与活动。就这样,“骂社火”这种独特表演形式应运而生了。
      “骂社火”突出一个“骂”字。春节过后,东常村和西常村各组织“骂人队”,夜晚月光下,两村“骂人队”前往对方村互相叫骂起来:骂恶霸、骂乡坤,骂富户、骂赌头,骂民间不平之事。只准骂不准打击报复,否则,将罚全家人用手剥一斗稻谷皮。如此往返互相叫骂三、五个晚上后,这些被骂者联合起来筹办社火队,于正月十四至十六连续表演三天,其中“标驮子”是社火队中声势最耀眼的阵营:一头高头大骡马,驮上家中的绸缎被褥衣服,中间坐上一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小孩,由马童精心照料,大户人家一家一头,小户人家几家联合一头,数以百计的“标驮子”浩浩荡荡,进村串巷,所到之处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这种民俗文化活动一直延续至今,深受群众喜爱。“标驮子”是夸富的表演,是美好生活的象征,是人们对美好未来的追求和向往。
      锣鼓。锣鼓属于民族打击乐器,遍及全国各地,民间逢年过节、集市庙会、婚丧嫁娶、喜乐庆典都要击鼓助兴。锣鼓在形式上、击奏鼓点上,各地都有不同的特色,而灵宝则有它的独特之处。如豫灵镇庙上村的群鼓、故县镇芦台的猴鼓、程村乡营村的丑鼓,三者各有其不同的特色。
      群鼓少则二、三十人,多则一百余人,大鼓直径三尺有余,位居中央,无数小鼓排列在大鼓四周,以大鼓为指挥中心,大小鼓内外配合,遥相呼应,锣、钗十对交错列队在大鼓周围,时而高举头顶,时而弯腰垂手,时而转身相背,时而互相面对,时而昂首望天,时而俯首看地。手舞足蹈,呼声震天,节奏强烈,气氛高涨,冬季汗流浃背,酷暑赤肩露体,群情激昂,气势磅礴,此种活动足以体现出灵宝人民精神强悍、气吞山河的乡土气息和英雄气概。
      凡参加猴鼓鼓队表演人员,一律身着古装猴衣,脸饰猴脸谱,举止效仿猴的动作,幽默风趣。击奏时大鼓指挥小鼓,一呼一应;队形、鼓点不停地变换,多姿多彩,引人入胜,逗人欢欣。
      丑鼓鼓队人员统一配制彩服,面饰不同的花纹脸谱,以惹人发笑为佳,数十人或上百人足踏统一鼓点,各造不同或相似的体态形象,惹人捧腹狂欢。
      近年来,逢年过节、金城果会、开业剪彩、喜庆大典,都有锣鼓队配合助兴。
      “谁说女子不如儿男”,近几年来,豫灵镇、故县镇、城关镇、焦村镇都先后组建了女子锣鼓队,巾帼英雄们姿态优美,造型别致,不时博得围观群众阵阵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