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地方文化>>正文内容

寻访太子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9年02月24日 点击数: 字体:
  年前偶看央视《百家讲坛》,听河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立群讲解《读史记之汉武帝》,当讲到《巫蛊之祸:戾太子蒙冤,武帝丧子》一节时,王教授又旁引《资治通鉴》等史籍佐证,汉武帝晚年太子刘据遭权臣诬陷谋反被追杀,“逃至湖县(今河南灵宝县西北)”,藏匿在一贫穷人家,不幸被官府发现,无奈之际自缢身亡,同行的两个儿子遇害。一年后,真相大白,汉武帝后悔不迭,痛不欲生,在首都长安修建了“思子宫”,在太子逃亡自尽的湖县泉鸠里修建了“归来望思之台”,重新安葬了太子及皇孙。
      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颇有建树的封建帝王,他一生开疆拓土,抗击匈奴,是毛主席非常推崇并多次在其诗词中提到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一,他的太子葬在我们灵宝,无疑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和文物价值。怀着浓厚的兴趣,我翻阅了《灵宝县志》,粗略一看竟吓了一跳:其中有关这一历史事实的章节有6处之多,收录古人吟诵望思台的诗词竟有9首!不仅如此,在《文物与旅游》一章中,“戾太子冢”在古墓葬中仅次于黄帝陵排在第二位,“汉台风雨”也是灵宝八景、阌乡十二景之一!但是,戾太子冢准确位置在哪里?现在保护如何?当地有哪些传说故事?带着一系列疑问,在春节刚过一个暖融融的日子里,我踏上了寻访太子冢的路途。
      西出市区50公里,在豫灵镇与故县镇的交界处,一条小河蜿蜒而下,310国道和在建的高速铁路在此相交,过河向南1公里便是豫灵镇底董村。在当地熟人的引导下,出村向南,沿着村民上地耕作的小路走不远,眼前便出现了由南向北一字排开由大到小的三座土丘,这便是太子冢。远远望去,太子冢东西两原对峙,东面是属于故县镇的冯家原,西边是属于豫灵镇的安头原,两原相距不过一里,南面最大的一冢横亘东西,一条小河依冢而过,由此向南不足十里便是巍巍秦岭,往北不足十里便是滔滔黄河。西距潼关30里、长安300里,东距函关80里,紧靠当时贯通关内关外的交通驿道,又隐藏在峡谷中,位置非常险要。据当地人说,太子刘据当时虽是匆忙逃亡慌不择路,但也是经过精心选择才落到这里。除了易藏难觅保全性命,暂不出关寻找时机东山再起也是原因之一。为什么是三座陵墓?当地有两种说法,一说是三座均为太子刘据的墓,为了防止被盗,只有一座是真的,另两座是假的;另一说是南面最大的一座是刘据的墓,北面两座是其儿子的。现在看来,前者成立的可能性较小,因为古代皇家墓葬为了防盗,一般另修的假墓和真墓外形相仿,这样才能起到防盗的作用;再者,当时太子自缢身亡后就地埋葬,史籍上也没有厚葬的记录,因此没有必要修建假墓;另外,两个皇孙也死在这里。由此可见,第二种说法较为可信。现实的情况是,位于最南面的太子墓东西长约150米,南北宽约50米,高约50米,占地面积10余亩。向北的第二冢规模约为太子冢的一半,最北的第三冢又约为第二冢的一半,三冢规模呈由南向北等量递减之势。
      那么大汉太子刘据为什么会蒙冤落难葬身此地呢?在当地数位“胡子里长满故事”的老年人的娓娓叙述中,我渐渐领略了这段悲壮而又传奇的历史史实。
      西汉初年,经过几代帝王的苦心经营尤其是“文景之治”的繁荣盛世,到汉武帝时期,国家空前富强。但与此同时,来自北方游牧民族匈奴的侵扰却无休无止。于是,武帝主动出击,对匈奴展开了长达44年的军事打击,发现并任用了李广、卫青、霍去病等一批名垂青史的将帅,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奠定辽阔疆域的皇帝,是秦始皇时代版图的两倍,建立了旷世武功。但到了晚年却“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事,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见司马光《资治通鉴》),太子刘据就成了他“信惑神怪”的牺牲品。独断专行的汉武帝,信任酷吏和执法严格的官员,但群臣中宽厚之人都依附太子,因此大臣分成了两派:拥护太子的“太子党”和反对太子的“君王党”,擅长巫术的江充就是“君王党”的代表和武帝宠信的心腹。武帝晚年,身体越来越虚弱,思想也越来越迷信:是不是有人用巫蛊诅咒我?巫蛊,就是请巫师用桐木刻成小人,写上被诅咒人的名字,日夜祷告诅咒其早死的法术,虽然在现代是没有人相信的,但在当时却是上起王公、下至黎民,谈之色变、闻之丧胆的,汉武帝也不例外。一日午休,他梦见数千个木人手持木杖攻击自己,噩梦惊魂。从此,感觉身体不适,精神恍惚,更加迷信鬼神之道,礼遇方术之士。
       深受宠信的江充眼看武帝日薄西山,时日无多,心里七上八下:一旦太子登基,自己难免成为“案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于是决定给垂垂老矣的汉武帝再下一剂猛药:陷太子刘据于“巫蛊”,让其父子骨肉相残,一旦杀或废了太子,自己便可高枕无忧。他先令人在太子宫中偷埋了许多木人与谋反的帛书,却又煞有介事地前来“捉鬼”,终于使武帝听信了谗言,要杀太子。太子闻讯,赶紧与少傅石德商量。石德说:如今这些木人,谁也无法证明是巫师预先埋的,还是宫中原来有的。只有先假托皇上的命令,捉住江充等人严加审讯,揭穿他们的阴谋,才能洗刷冤情。太子犹豫不决,打算到武帝养病的甘泉宫向父亲谢罪。然而江充肆无忌惮,根本不让太子脱身。万般无奈之际,太子决定铤而走险。
       汉武帝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七月,太子派人装扮成武帝的使者,捉拿了江充,在历数其罪恶后将其烧死在上林苑。其余方士急忙报告武帝并诬陷太子谋反,武帝沉吟半晌,说:太子一定是害怕了,又痛恨江充,才做了傻事。于是,派身边的内侍去招太子前来问话。内侍过去也曾告过太子的状,怕太子杀红了眼,就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对武帝说:太子真造反了!他还要杀我,我只好逃回来了。武帝大怒,从此斩断父子恩情,派兵捉拿太子,没有掌握兵权的太子只好匆忙组织人马招募兵勇奋力抵抗,长安城内一时刀光剑影血流成河,但最终不是皇上的对手,兵败之后只好连夜携家眷出逃,逃到湖县泉鸠里(今我市豫灵镇底董村)一户人家。这家人贫穷善良,靠卖鞋供养太子。一天,太子想起一位发达的老朋友也在湖县,希望他能够接济自己,减轻恩人一家的负担。谁知,送信人被官府的人发现了行踪,八月,官吏围捕太子。太子自知无法脱身,紧闭房门,自缢身亡,这家主人在保护太子的格斗中被杀,太子的两个儿子全部遇害。
      戾太子死后,随着巫师方士们制造的一件件冤狱浮出水面,太子被证实是清白的、冤屈的,并无谋反之意。错杀骨肉、追悔莫及的汉武帝在太子兵败的长安,修建了“思子宫”,在泉鸠里修建了“望思台”,将“鸠水”改名为“失儿河”,后人无不为之伤感。仅唐代就有白居易、李九龄、李山甫、郑还古、胡曾、汪遵、罗隐、杨遵等以《望思台》为题的悼念诗9首,其中以胡曾的诗作最能代表后人的心声:“太子衔冤去不回,临高徒筑望思台。至今汉武销魂处,尤有悲风木上来。”后来,望思台早已湮灭,后人为此事深为感慨,便在冢前立一“汉台风雨”作为纪念,但时至今日石碑已经无处寻找,只留下了大小三冢,真是“戾嗣含冤奈若何,登台遥望泪如河,一番风雨一番恨,方信人间纠纷多!”
      但太子刘据为什么叫“戾太子”呢?在我国封建君主时代,帝王一般有年号、庙号和谥号。帝王、贵族、大臣等死后,依其生前事迹所给予的称号叫做“谥号”。刘据死后,刘弗陵取代他继承汉武帝,是为汉昭帝;刘弗陵死后,汉宣帝刘询继承大统,他自然要维护汉武帝的权威,追赠刘据谥号为“戾”,大约取“暴戾”之意吧。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今年正好是戾太子蒙冤罹难2100周年。今天,当我来到充满悲壮色彩的太子冢时,已经找不到任何的文物遗存,多数村民对此知之甚少。他们说,谁知道这里埋葬的是不是太子,“这三个土堆或许是河水冲积形成的”,也曾经有人试图盗墓,但一无所获,只是在墓冢四周留下了几个窟窿,甚至有人在墓冢上面取土采石。对于流淌了几千年的鸠水,连同从此北去四、五里地传说被汉武帝改名为“失儿河村”(隶属于豫灵镇庙上行政村的一个自然村),村民们都叫它“十二里河”,“因为这条河长十二里”。但他们说,河水是太子长眠地下后流出的冤屈的眼泪,“你看,一个冬天没见下雪,这河水照样川流不息,再旱的天都没干过”。我翻阅了随身携带的《县志》,找到了“十二里河”,解曰:“又名鸠水,发源于小秦岭山下泉鸠峪……全长18公里……”,看来,这条河并非长十二里,应叫做“失儿河”,下面的小村叫做“失儿河村”也许更合适,也更能体现这里悠久的历史和富有内涵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