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灵宝党政公众网>> 公众互动>> 建言献策>>正文内容

建言献策

我要留言

阅读数: 发表时间:2015-04-15 主题:关于灵宝市红亭驿民俗文化村项目的建议


【燕子山】
燕子山
发表时间:2015-04-15 Email:dongz@126.com

       灵宝市阳光产业有限责任公司拟在2015年建设红亭驿民俗文化村(项目建设完成后阳光温泉山庄更名为红亭驿民俗文化村)。(详见【旅游动态】《红亭驿民俗文化村,再圆千年繁华梦!》)据该文介绍,“站在红亭驿民俗村文化广场,灵宝的地理位置、山水河湖一览无余。踏入红亭驿民俗村文化展示区,灵宝的人文历史尽在眼前。从远古的夸父追日插下拐杖长成桃林;轩辕黄帝采铜铸鼎;老子著《道德经》;唐贞观年间在函谷关发现“灵符”,得名灵宝;“关西孔子”杨震的《三鳝书堂》;近代“鹰犬将军”宋希濂驻扎灵宝,与日军在函谷关展开激战,日军整编部队未能越过函谷关;1985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视察灵宝题写“发展苹果和大枣,家家富裕生活好”;红亭驿民俗村文化展示区将展示民俗文化的农耕器具、手工民艺、展现灵宝黄金从采掘到成品的工艺流程等等,无不体现了豫西人民纯朴的民俗文化及人文历史!”
       看到这里,不禁热血沸腾,觉得他们能为灵宝厚重的文化做出奉献,真的很敬重他们的远见卓识。红亭驿旧址在灵宝市涧西区城关镇西华村,鄙人住在西华村多年,早就为西华村拥有这样一处文化圣地而自豪,也无数次站在西华山览今怀古,沉浸在岑参的诗里和红亭对话,甚至拉住一位放羊老人,详细询问红亭往事,尽管老人一脸茫然。也无数次到北区虢园红亭下冥想红亭的未来,如今终于盼来红亭最好的福音。
       如果说旅游是一种休闲,一种娱乐,一种放松毫不为过,但也是一种学习,一种传播,一种继承。尤其是传播与我们灵宝历史息息相关的文化,决不可带着娱乐的思想来发扬。可能是笔者多虑了。红亭驿毕竟是灵宝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来不得半点马虎。与红亭驿并蒂而生的灵宝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九柏台庙会该项目却只字不提,不能不说有点遗憾。现存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新修九柏台记》,对此有明确的记载:“西山之原有红亭,山之半乃九柏台。摩崖遗记创于唐之王维,岑嘉州客散红亭之句,盖其时也。”岑嘉州即指岑参。
与红亭驿相关的西华村另一处历史名迹虢州三堂”,此项目也没有涉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说到这里,我们还是向大家介绍一下虢州三堂。《金城灵宝》2013-05-17副刊版曾刊登张雨义的文章《“虢州三堂”史话》,他介绍得非常详细。
古代交通工具十分简陋,最高级别为车马及人抬木桥,行路甚为艰难。故在官道沿线五十里设一驿栈,百里设一行宫,为君王、重臣宴寓之场所。
虢州,因其位于西都长安与东都洛阳之正中,地扼两京,是历史上的名州望郡(州府治所即今灵宝涧西区,旧称虢略镇)。每遇天子出巡,虢州为必经之地。而函谷关有“日落闭关,鸡鸣开关”之说,故历朝达官贵人及文人墨客,早从长安出发,快马一日刚好可抵虢州,一夜留宿,待次日鸡鸣开关后,快马出函谷关继续东行。虢州境内的“红亭驿栈”(旧址在今灵宝涧西区西华村黄土塬上)规模为两都间之最,主要接待来往大小官员,其环境雅致,景色宜人,闻名遐迩。
两京之间的驿路是唐代最繁荣的驿路。李唐盛世之时,在“红亭驿栈”的基础上,又修建“虢州三堂”,增设了二十一景,其花木水竹秀于天下,天子皇亲往返常留居于此,随行大臣和文人也多在此吟诗作赋。其中流传广远者,当属唐代大诗人韩愈的《奉和虢州刘给事使君三堂新题二十一咏》和中唐吕温的《虢州三堂记》。杜甫、白居易、王维、刘禹锡、岑参、李商隐、贾岛、苏轼等也在此留下了名垂千古的不朽诗篇。
       此三堂,并不是大家熟知的东汉太尉杨震的三鳣书堂。韩愈《奉和虢州刘给事使君三堂新题二十一咏》序曰:“虢州刺史宅连水池竹林,往往为亭台岛渚,目其处为三堂。”南宋刻书家兼藏书家廖莹中辑注道:“三堂建於开元中,吕温尝记之。谓三者,明臣子在三之节;堂者,励宗室肯堂之义。”文中“在三之节”,指的是礼敬君、父、师,典出《国语·晋语一》:“‘民生於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非父不生,非食不长,非教不知,生之族也,故壹事之,唯其所在,则致死焉。”三国时期的大儒韦昭注释道:“三,君、父、师也。”《明一统志》又载:“三堂在河南府灵宝县旧虢州治内,唐岐、薛二王(岐王指唐明皇的兄弟惠文太子范、薛王指惠宣太子业)刺史时建,取人臣在三之义。”
       韩愈的二十一首诗描绘了当时虢州郡圃的大致景色,其中有北湖、月池、竹林、流水、孤屿、花岛、渚亭、柳巷、稻畦、荷池、方桥、梯桥、月台、镜潭、北楼诸胜等,规模相当宏伟开阔。著名诗人贾岛的《题虢州三堂赠吴郎中》诗云:“无穷草树昔谁栽,新起临湖白石台。半岸泥沙孤鹤立,三堂风雨四门开。荷翻团露惊秋近,柳转斜阳过水来。昨夜北楼堪朗咏,虢城初锁月裴回。”唐代河中(今永济市)人吕温在其《虢州三堂记》中如此写道:“虢州三堂者。君子宴息之境也。开元初,天子思二南(周南与召南的合称,也用以指周公、召公)之风,并选宗英,共持理柄。虢大而近,匪亲不居。时惟五王,出入相授。承平易理,逸政多暇,考卜惟胜,作为三堂。三者,明臣子在三之节;堂者,励宗室克构之义。岂徒造适,实亦垂训。居德乐善,何其盛哉……”。
      “满塘秋水碧泓澄,十亩菱花晚镜清。景动新桥横蝃蝀(dìdōng,彩虹的别称),岸铺芳草睡鵁鶄。蟾投夜魄当湖落,岳倒秋莲入浪生。何处最添诗客兴?黄昏烟雨乱蛙声。”这是晚唐著名诗人韦庄的《三堂东湖作》,读来流利自然,声韵和谐。据夏承焘先生《韦庄年谱》,唐僖宗乾符四年(877),四十二岁的韦庄从长安附近的鄠杜移居虢州,《浣花集》中的《虢州涧东村居作》、《三堂早春》、《渔塘十六韵》以及这首《三堂东湖作》,皆作于其居住虢州时。当时,黄巢虽已起兵,但虢州还是一片寂静,秋日,村居无事的诗人在月明星稀的夜晚,静静地游览东湖。作者调动多方面的艺术手段,运用清新秀丽的笔触,把三堂东湖的自然美景表现得极为生动逼真。一片闲适之情,也充溢于字里行间,令人神往。《三堂早春》诗曰:“独依危楼四望遥,杏花春陌马声骄。池边冰刃暖初落,山上雪棱寒未消。溪送绿波穿郡宅,日移红影度春桥。主人年少多情味,笑换金龟解珥貂。”三堂池林之美,娱游之乐,毕现其中。
       唐宋八大家之一、北宋大诗人苏轼,在其著名的《送王伯剔守虢》诗中吟咏道:“华山东麓秦遗民,当时依山来避秦。至今风俗含古意,柔桑渌水招行人。行人掉臂不回首,争入崤函土囊口。惟有使君千里来,欲饮三堂无事酒。三堂本来一事无,日长睡起闻投壶。……”,后又在《上虢州太守启》中对“虢州三堂”这样描述:“切以弘农故地,虢国旧邦。周分同姓之亲,唐以本支为尹。富庶雅高于二陕,莺花不谢于三川。韩公二十一篇,风光咸在;贾岛五十六字,景色如初。有洪淄灌溉之饶,被女郎云雨之施。四时无旱,百物常丰。宝产金铜,充仞诸邑;良材松柏,赡给中都。至于事简讼稀,潇洒有道山之况;鱼肥鹤浴,依稀同泽国之风。……”。
如今,一排又一排的高楼拔地而起,往来的列车呼啸而过,虢州三堂已化作历史的尘烟不复存在。惟有厚厚的黄土塬诉说着曾经的繁华与辉煌,我们也只能从古老的文字中搜寻到残缺而模糊的踪影。
      “关西孔子”杨震的《三鳝书堂》都能提到,而与红亭驿相关的西华村另一处历史名迹虢州三堂却无人问津。非常希望阳光产业能把这密切相关的三处文化遗迹一并复原,为咱灵宝过往辉煌历史作出更大的贡献。其实如果西华村这三驾文化马车同时驱动,相信这对于商家和灵宝都是双赢。相信九柏台庙会香火及虢州三堂一定会给民俗文化村带来更大的人气。那么,红亭驿民俗文化村就更好玩了。再远一点,要不连西华山一并收了吧,全部种上牡丹花,作为咱灵宝的国花牡丹园咋样,咱灵宝人何必还得去洛阳三门峡看牡丹呢?
       另外,红亭本来就在西华大寨子那里,九柏台现在初一十五烧香的人络绎不绝,这项目真的应该慎重考虑,一旦建成,那将要写进灵宝史书的,不能成了历史的千古罪人。
       只是一点建议,仅此而已。

本文来自: 燕山教育网(张岳旭教育博客)http://hexun.com/zhangyuexu/default.html『好帖子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 转载请保留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