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百味人生:纸片儿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1日 点击数: 字体:
   
 
        亮亮婶起得早。起来就扶着扫把一扭一扭地打扫门前的巷道,这时候就见席老师弓着两只胳膊跑步过来。亮亮婶知道,席老师那是晨练,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准时从门前的巷道而过,约摸半个多小时,还会原路返回。
        席老师跑到亮亮婶跟前就停住了脚步,扭头问,腰还疼啊?亮亮婶说,还疼。席老师说我的腰不疼了。你的腰咋就不疼了呢?我服了那个......那个……席老师好半晌才想起来,曹清华牌辛薏除湿止疼胶囊,半月前从县城买的,服完了就彻底不疼了。是吗,那个药多少钱一盒?498。498啊!亮亮婶吐了吐舌头。眼看着就要重新起步的席老师,亮亮婶说,席老师,麻烦您把那个药名给我写下来。看着纸片上的那个药名子,亮亮婶半是欣喜半是愁。
        回屋,亮亮婶把纸片儿递给男人,人家席老师也服这个药,腰彻底不疼了。男人看着纸片儿问,这药哪儿有卖的?多少钱?亮亮婶说,县城大药房就有卖的,498一盒。哦。男人点点头,好半晌才说,人家是公办老师,每个月3000块退休金呢。
        亮亮婶知道,不是男人不想给她买,而是那个药实在太贵了。
        亮亮婶患腰疼好几年,去年到城里看了好几回大夫,一大兜一大兜的中草药往家提,服着服着轻了不少,上坡都有劲了,可后来咋就又疼起来了呢?亮亮婶去问大夫,大夫说,你这病得休息,避免受寒凉和潮湿。亮亮婶说,咱比不得人家,十几亩地,又是玉米,又是烟叶,还有香菇棚,哪样活计不累人?趁早贪黑地还要进香菇棚,哪样不寒不凉不潮湿?亮亮婶腰一疼,就会想起来席老师写的那张纸片儿。
        亮亮婶隔三差五会去女儿家,女儿家住城里。去了女儿家的亮亮婶还拿着席老师写的那张纸片儿。亮亮婶原本要和女儿说纸片儿上那种药的,可她没有说。女儿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一千多块钱,498不是个小数目。亮亮婶一个人去了大药房,拿出那张纸片儿问大夫,有这种药?大夫说有。亮亮婶问,这药可贵吧?大夫说,498。亮亮婶又问,我们村有个人吃这种药腰疼治好了,不知道我吃了能不能治好?大夫说,可以试试啊。亮亮婶说,我从女儿家来,没有带那么多的钱。亮亮婶说着就不好意思地出了大药房的门。
        亮亮婶又一次去大药房是半个月以后的事。亮亮婶还拿着席老师写的那张纸片儿,问大夫说,你说我吃这个药能行?大夫说能行。亮亮婶说,就是太贵了。亮亮婶接着说,这回来城里是给男人瞧病的,男人得了脑梗塞,这会儿住在女儿家。亮亮婶最后说,先不买哩,先紧他的病看,随后再来买。亮亮婶又一次面露难色地出了大药房的门。
        亮亮婶依旧在玉米地烟叶地香菇棚里起早贪黑地忙活着。亮亮婶腰一疼,总会拿出席老师写给自己的那张纸片儿,眼眶就湿漉漉地……
        半年以后的事。
        亮亮婶终于攒够了498块钱,可无论如何也找不着席老师写的那张纸片儿。亮亮婶问男人,男人说,我哪能知道是什么药。亮亮婶找着席老师,席老师说,我什么时候给你写过纸片儿?记不得了,更别说什么药名了。亮亮婶去了城里的大药房,大夫说,记不得你什么时候来过,什么药名也不知道。无奈,亮亮婶又提着一大兜草药回了家。
        亮亮婶在弥漫苦涩的中草药味中入眠。睡梦中,那张纸片儿像雪片儿一样飞来,亮亮婶把它紧紧地抓在手里再也不敢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