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美丽灵宝我的家:醉 枣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1日 点击数: 字体:
 
 
        灵宝大枣闻名全国。灵宝大枣主要产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大王镇的后地村,一个是西阎乡的西吕店村。
        我们村就是西吕店村。
        村里枣树很多,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全是枣树。中秋节前后,枣红了,远远望去,黄绿色的叶子里红枣如红宝石一样,闪闪烁烁,是秋天里极美的景色。村子周围有好几片枣林,每个生产队都有一大片枣林,枣,是村里重要的经济作物。承包到户以后,大枣还是家家户户重要的经济来源。
        听老人说,建国初,阌乡县和灵宝县还没有合并的时候,单是大枣一项,我们村的收入就可以排到全阌乡县第一。父亲也说,1958年以前,家家户户都有枣园,大枣成熟的时候,场地里席子一张接一张,上面都是厚厚一层大枣,红红的,远看,像一片大火。可惜那会儿,枣树都烧成木炭,炼钢了。现在的枣树,和那时候比起来,少多了!
        那时候没有钱,不过,枣还是可以变着法子吃。
        每年枣红的时候,母亲都要做醉枣。做醉枣不要枣园里的枣,就从房后枣树上摘。我家房后有三棵枣树,都是大树,东边的两棵树上的枣都很甜。母亲做醉枣,总是选在星期天。我一大早就起床,提着个篮子就爬到树上去了,捡红得发紫的、最大最大的、没有一点伤痕的枣,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摘下来,轻轻地放在篮子里。有时候,姐姐、妹妹也和我一块儿爬到树上摘枣,一会儿功夫,就摘好了一大筐明光闪闪的红枣。
        母亲把我们摘好的红枣,一个个洗得干干净净,摊开、晾干了,我们就准备做醉枣了。
        做酒枣的时候,母亲总是很开心。母亲是个乐观的人,无论日子多么艰难,母亲都会觉得希望就在前面,更何况,那些年,可能就是母亲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我和姐姐、妹妹都围在母亲身边帮忙。母亲先倒上半碗白酒,我很热心地把洗净的往盛着酒的碗里放,母亲细心地一个一个把枣在酒里浸遍,然后再小心地放到早已准备好的坛子里。母亲做事,永远都是不慌不忙、不急不慢。
        这个时候,母亲常常给我们讲故事。母亲记了很多谚语,喜欢背二十四节气歌,知道不少古老的民间故事。母亲的故事都是教人做人的,比如,要孝敬父母啊,要尊敬师长啊,要真诚待人啊,等等等等。一个故事讲完,母亲总不忘强调一下故事的主题。这个时候,母亲就会看着她的几个孩子,半是感慨半是叮咛地说:“人看人就是从这些事情上看的,不孝敬父母的人,谁会愿意和他做朋友呢!”母亲的话像细雨,点点滴滴都落在我的心上。
        坛子装满了,我们摘的枣还没用完,母亲就笑着说:“好了,好了,装不下了。”然后,把几个洗好的苹果放在上面,我不甘心,在苹果缝隙里再放几个枣,母亲也不拦我,拿起一块塑料布开始密封坛子,封好了,站起来,习惯地拍拍衣襟,说:“再过七天,就好了!”
        再过七天,打开坛子,做好的醉枣香气扑鼻,拿一个放到嘴里,酥、脆、香、甜!
        母亲离开我十多年了。现在,和朋友聚餐,有时候,桌上会有一盘醉枣。夹起一个醉枣,慢慢地放进嘴里,就想起那些做醉枣的日子,想起母亲不慌不忙的动作,想起母亲叮咛我的那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