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舌尖上的灵宝:本色薯 藏深爱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8日 点击数: 字体:
     
 
        红薯飘香的季节。作为吃货的我,最先记住的是红薯现正在自家田地里躲藏呢。利用假期,直奔父母家。边走,边朝黄土岭上望去,垄垄裂缝很大,红薯若隐若现,颇让人好奇,极想一探究竟,到底延伸到地底于何处?想必是红薯不堪原有土垄的束缚。加上父母栽植恰时,肥料得当,再加适时雨水滋润,个个肥大如球般。那泥巴裂缝如同它们喘气的呼吸道,只有畅通无阻呼吸,才能自由生长。
        父亲拿锹挖,我和母亲各拎着筐,抢着往各自筐里放。因红薯个儿太大,父亲要挖好久,才能完整挖出硕薯来。看着那鲜艳红皮,饱满肥胖。父亲听我吸溜着口水,平静的说道:你们儿时,因家庭困难,才把地里收的红薯当作长身体的食物。因为没有它们,家里实在变不出大米和肉来供你们吃。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天天都可吃着肥鱼鲜肉,怎还稀罕这种老粗食呢。听着父亲的话,心底酸楚。自然涌起对红薯的无限感恩来。难怪,人到中年,骨子里仍对红薯有无限依恋,不亚于孩子对父母的依恋。平常人家,平常食物,最见平民本色。
        或许母亲见我馋的太难看了,索性说道:闺女,你独自把红薯往筐里放吧。我先回家,洗净大红薯,做几样刚学会的红薯品种菜,待你们挖完地里红薯回家,我也做好红薯菜了。我迫不及待地连连叫好。父母对视笑道:这么大人了,还像儿时一样,真没出息。
        和父亲挖红薯的速度快的至今都有点想不通。只记得,当推着一大车挖好的红薯往家赶时,老远就闻到属于红薯特有的香气。到了厨房,母亲已做好了。小红薯因其小,不能再用刀削了,聪明母亲因势利导,洗净,待锅边。然后,灶下烧锅,把铁锅烧的见红,才把小红薯沿着锅边挨着摆,直到放满锅。盖上锅盖,焖会,再小火烧会儿,再焖。
        小红薯做好了,母亲又把大红薯切成片块,每块上还加点糖,然后再切葱丝,姜丝装盘待用。用平底锅,放电磁炉上,烧热,倒油,把片片红薯放锅底油煎几分钟后,撒上糖,葱丝,姜丝。盖上锅盖,焖。显然,母亲很想来桌红薯宴吧。又把那些外表不中看的,甚至达到歪瓜裂枣的,弃之可惜的,全经母亲手上修理后,切成小方块状,放入事先准备好的鲜肉汤里,猛火烧开后,加点蒜泥,穿透肺腑的香,任谁也没法抵抗发达的吃腺。
        锅里烤的小红薯,焦黄甜绵,吃在嘴里,醇香滋润。待红薯在喉咙堵的上气不接下气时,赶紧听从父母指导,喝碗红薯肉汤,肉汤的滑润,瞬间畅通喉管。稍息会,再手拿烤黄红薯片。难看的吃相,让父母不停的劝说我悠着点。急得我也不停地反驳道,又不是坐大饭店,装啥子斯文,在地道的红薯面前,就应当放开肚皮吃,如同儿时那样,吃的走不动路为止。听的父母都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
        红薯总是让人吃不够,且不说它对身体健康有很多益处,但就其很接地气的本色性格,让平民的我,总发现它身上蕴涵着很多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