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流年碎影:馒头吟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9日 点击数: 字体:
 
        上午在机关伙上吃完饭,无意间看见折泔水的桶里有几个吃剩下的馒头块,白白的、大大的,觉得这么白的馒头扔掉了挺可惜的。可能是触景生情吧,于是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我上师范时的一件事。
        我的母亲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吃苦耐劳,生活节俭,教育我从小要爱惜粮食,她经常给我们说,农民辛辛苦苦种地,收点粮食不容易,不要太浪费了。因此,我从小就养成了一种勤俭节约的优良品质。
        记得我在灵宝师范上学时,同学们把吃剩下的馒头也是扔到折泔水的桶里,我见了觉得很是可惜。当时学校每月发给每人15元菜票,男30斤、女29斤饭票。对于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十七八岁的青年来说自然是不能够的。有的学生家庭条件好些,多换了些饭票,就毫不珍惜,吃不完的饭菜就扔掉了,我觉得挺可惜,就把别人要扔的馒头块一一捡起,装在一个塑料袋里,让口袋张开,否则时间长了就出毛了,等到过星期时捎回家,让母亲用水泡开喂鸡,想让鸡能多下几个蛋、多卖几个钱贴补家用。当时我家也和大多数家庭一样在贫困线上,想买个学习用品,总怕母亲手头紧,不敢张口。当我第一次把剩馒头拿回家,母亲见了,很是生气,就责备道:“白白的蒸馍都不吃,你没见家里的人吃的都是黄馍,就这有时都续不上,没过过旧社会,不知道粮食中用。让你饿几天试试,以后吃不了就少买些。”当我怯怯地告诉母亲,那是别人吃剩的馍块,我见扔了很可惜就把它拿回家。一向节俭的母亲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说:“现在的人享福惯了,不知道粮食中用。记得我二十多岁时有次去你外婆家,走到五亩乡寺上村时,看到满坡白白的杨树干全部没皮,问当地人才知道人饿坏了,把树皮都剥了去吃。现在的人哪能受了那个苦?家里人起早贪黑收点粮食不容易,你可要爱惜粮食啊!”母亲的教诲我终生难忘,铭记于心。
        记得小时候,爷爷是家里年纪最大的,只有他能享受家里的最高待遇:能享受母亲用磨麦时磨到最后一遍的黑面和黄面搅拌在一起做的两半子馍。爷爷爱吃灶火烤的干馍,母亲就在每次做饭时给他烤,吃馍时,爷爷没牙咬不动,爱把馍皮剥了,吃里面的馍瓤,剥下的馍皮让我们几个孩子吃。每次吃饭时,我们几个小孩都争着给爷爷取馍,用被衬把上面的灰撅掉,眼巴巴看爷爷剥馍皮,剥下的馍皮吃着那真是一个香,热呼呼的,黄干干的,焦透透的,总也吃不够。有时还把馍含在嘴里回味半天,以为这便是天下最好吃的食物。便问母亲:“妈妈,你咋不多蒸几个,好让我们几个小孩也美美地吃几顿?”母亲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几个好好上学,长大了有出息啦,就能顿顿都吃上白馍”。我们听后高兴地蹦起来,围着母亲不停地问:“好好上学真能吃上白馍?那我们可要好好上学了。”母亲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从上小学起,我就分外努力,成绩一直在年纪名列前茅,最后中招考试后被灵宝师范录取。按我当时的成绩,上灵宝一高将来考上大学那也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是考虑到家庭的困难,再加上那个年代上师范能农转非,吃财政粮,于是我就做出了上师范的决定,同时想着上师范能减轻家里的负担,最起码能吃上白馍。这也可能是当年我最普通的一个愿望和想法了。所以现在看见有人扔白馍总觉得是不应该,太浪费了。
        后来我结婚成家后,丈夫家里条件也不太好,老家农村有三间旧砖瓦房,婆婆很早就去世了,丈夫还是老大,负担也是很重的。后来经过我们两个人的共同奋斗,现在比原来条件好多了。我们也都有一份自己的工作,八年前还到城里买了一套房子,孩子三年前也考上了大学。但这么多年的我生活节俭习惯了,现在仍然是节俭持家。我常常利用星期日休息时,自己在家里和酵子蒸馍。一来是好吃,二来是放心,三来是节省。回想过去,百感交集;瞻望未来,激情满怀。正所谓道:
        艰苦岁月铭心间,
        勤俭奋斗苦变甜。
        勿忘初心砥砺进,
        中华美德代代传!
     
                                                                         ■李亚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