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心情札记:从容下山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6日 点击数: 字体:
 
        此刻,我正站在4506米的高度。这里是玉龙雪山。从大索道上来,是一个由木板搭建的平台。平台正中竖一块立石,上面便镌刻着这个高度。这个高度却不是整个游览线路的终点,平台之下,一条长而蜿蜒的木栈道继续往山坡上延伸。可以看到一个接一个裹着厚厚羽绒服的游人如蚁般在栈道上缓缓行进。他们显然并不满足于只是站在这个离索道最近的平台上观雪景。
    毕竟,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视野不够开阔,雪景也过于稀疏。我相信,要看到玉龙雪山更美的一面,还应该继续向前,直至走到栈道的尽头。我因此有些羡慕栈道上的游人,他们可以一直向前,向远方,走向他们的体能能够抵达的高度,这自然是一种人生得意之处。
    但我不能。我知道,4506米对于我来说,已是人生的高度。尽管我也存有寻幽探胜的好奇心,也曾有过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气,偶尔还会和年轻人争争锋,然而,高度就是高度,架在那里,就是一条生命的横杆,一道铁的法则,不容逾越。
    而且,即便是这个高度,我也不可能停留太久。我已感觉气促脚虚。而且我看到有几位同行者由于身体不适,早早地就由索道返回了。对他们来说,4506米已经太高。现在,我还能站在这个高度,从容地观看四面风景,应该感谢上苍,感谢生活的赐予。对此,我不应有更多的奢求。
    人生有许多无奈,还有许多不能。我很喜欢宋代诗人陈师道的一首诗:“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世事相违每如此,好怀百岁几回开?”环顾来路,多少挫折,多少失意,多少遗憾,伴随它们的往往是无奈和不能。无奈多是因为环境的原故,不能则是自身的因素。因为这些无奈,因为这些不能,所以才要更加珍惜眼下能够做的一切,同时力求做得更尽心、更完美。
    人不能一直站在一座山顶上。那么,选择下山吧。可不要轻视下山。俗云“上山容易下山难”。一千多年前,文学家韩愈登上天险华山,可是当他从苍龙岭下山时,望一眼脚下的万丈深渊,倒吸一口冷气,便再也迈不动脚步了。那是因为韩愈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还有近视眼。这只要读过他的《祭十二郎文》就可知道。文中他自述:“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韩愈最终自己下不了苍龙岭,是被人抬下山来的。可知下山并不容易。
    下山需要体能,需要勇气,还需要技巧。很多登山者都有同样的体会,下山时如果节奏掌握不好,膝关节便容易受伤。所以从容下山其实也是一门学问。有的人下山,捎带一路美景和一通好心情;有的人下山,一身疲惫,失意至极;也有的人下山心有旁骛,以致摔得鼻青脸肿;甚至,还有的人弄得自己最终下不了山。
    此刻,我正在4506米的玉龙雪山上。这已是我人生到达的最大高度。脚下是漫漫云海,雪山上寒气逼人。忽然想起,是该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