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凡人语坊:冬储的性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7日 点击数: 字体:
       
 
        冬日的旷野里,空荡荡的,格外寂静。偶尔望见村庄旁偎依着一两畦葱绿的冬白菜,郁郁葱葱地招惹行人的眼睛。田野的坡畔上,孤零零地挺立着几棵老柿子树,枝头上高挂着稀稀疏疏的几只火红柿子,这是农人特意留给鸟雀过冬的食物;还有那向阳的岭岭洼洼上,独自绽放着一朵朵金黄的野菊花,点缀寂寞的山野。
        春华秋实,春播秋收,忙忙碌碌的乡亲们已将丰收的果实,颗粒归仓。立冬过后,门前的杨树上只剩下几片零星的黄叶,这时,山林中的小松鼠、猪獾等动物忙着储藏过冬,而农闲下来的乡亲也开始了冬储工作。
        村里的女人们开始忙活了。腌酸菜、雪里蕻、卷心白等,那独有的味道,弥漫整个村庄。母亲做辣子酱,算得上是拿手绝活。将新鲜的青辣椒、红辣椒清洗干净,切成细丝,加上姜、葱、蒜、花椒等佐料,再将几只红苹果、酥梨切成薄片调味,母亲将它们放在石磨上磨成酱,装入木桶里……吃时香气扑鼻。
        站在离村子不远的山岗上远眺,那屋檐下悬挂的一排排鲜红的柿饼和辣椒,成为冬日里山村最耀眼的风景。女人们将红彤彤的柿子削掉皮,用带刺儿的藤条穿成串,悬挂在屋檐下,历经阳光晒、寒风吹,直到变成酱红色,将其用手捏成一个个的圆饼,密封在陶罐里,等其上面挂满一层白霜后,方才拿出来解馋……女人们将采摘回家的鲜辣椒,用麻线穿成一串串,挂在屋檐下,或者墙壁上。到了腊月间,待红辣椒风干后,将其倒进烧烫的大铁锅里干焙,直到辣椒变得焦红,且“哗哗”直响、香气弥漫,再把焙好的辣椒放进石臼里捣成碎面,加些炒好的芝麻、花生仁,泼上烧热的菜籽油,诱人的油泼辣子便做成了。吃羊肉泡馍、吃豆面,或烤干的玉米面馍片,都少不了油泼辣子,那其中的美味,妙不可言,且能驱寒,让人浑身舒服。
        与此同时,村里的男人们也不甘落后。“攒柴”是村里男人们的一项重要力气活。趁着大雪封山前,他们要进山去捡拾干树枝,用藤条将其扎成捆,然后背回家,垛起一人多高的柴垛子。对于较粗的树木,他们用锯将其截成一二尺长,再用斧头劈开,码放在屋檐下,远远望去,实乃一道富有立体感的柴火墙。如此这般,保证了人们冬日里做饭、烧土炕、以及取暖所需。贮藏蔬菜也是村里男人们入冬前必做的工作。在门前朝阳的地方,他们精心选择一小片排水较好的高地,开挖土窖,贮存过冬的蔬菜。稍浅一些的土窖,可以存贮土豆、萝卜,稍深一些,则存贮红薯、大白菜等。
        邻居发哥,脑瓜灵,点子多。他利用村里闲弃的土窑洞、石窑洞,种植黄瓜、茄子、西红柿、青菜等。发哥在窑洞门前装上透光的塑料门,利用太阳能集成电路,在洞里安装了自动照明、烘暖设施,还铺设了自来水管。当窑洞外大雪纷飞、北风呼啸时,窑洞内则是温暖如春,蔬菜葱葱绿绿、生机盎然。发哥家在窑洞里种植的新鲜蔬菜,不仅满足了自家的冬用,也解决了村里人冬天吃菜的问题。尤其在大雪封山的日子里,村里人再也不用冒着严寒去镇里蔬菜市场买菜了。
        在我的家乡,有不少来自陕南的乡亲们,他们在冬日里有吃大肉、喝烧酒的习惯。村里土地广,粮食足,每家每户都要喂养几头猪。立冬前,人们总要杀上一两头猪,挂在有烟囱的灶膛里,烟熏火燎,最后成为“熏猪肉”。屋外大雪纷飞、滴水成冰,而屋内红泥火炉里的炭火很旺,土炕温暖。家家户户在火炉上,炖上一锅熏猪肉,再加上萝卜、土豆、红薯粉条。铁锅里“咕嘟咕嘟”直响,上面漂着一层红油辣子、葱花和香菜,香气四溢。人们品尝着熏猪肉,喝着自酿的老玉米酒,享受着冬日惬意的生活。
        在家乡,冬储飘溢的乡情,令人回味无穷。此时此刻,冬天已经来临,漂泊他乡的我,多想在这冬日里,把天南海北的老友们聚集在一起,围着火炉,小酌几杯,品味几多乡愁,交流锦绣文章,共同度过这漫长的严冬。■冯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