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舌尖上的灵宝:薯香暖岁月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1日 点击数: 字体:
 
        每天下班,凭着敏锐的嗅觉,没走几步就能闻到熟悉的烤红薯香味,一缕缕醇香越过寒冷的空气,迅速地钻进鼻孔,勾起胃里的馋虫,让人忍不住咽口水。循着香味果然在街角看到一个小摊在卖烤红薯,看到那大大的柏油桶制成的烤炉,烘烤着流淌着糖汁的红薯,一个个烤熟的红薯整齐地排列着,似乎等待我多时了。
        我掏出兜里的零钱,买上一个热气腾腾的烤红薯,轻轻撕开抿一口,又甜又糯。滚烫的红薯捧在掌心,顿时一股暖流传遍全身,趁热幸福地咬上一大口,那滋味真是太美味了!
        但最美味的烤红薯其实是儿时奶奶家灶洞里的。
        老家地处深山,贫瘠的坡地一般庄稼不易存活,乡亲们就种了很多红薯。腊月里挑个头匀称的红薯放在地窖里,开春后犁地下种,几场春雨过后红薯就发芽了,紧接着分苗,把红薯苗排好队一个个插进撒肥的地里。盛夏时节,阳光充沛,雨水茂盛,当长胡子的玉米露出黄牙齿,红薯弹着钢琴在土地里潜行,桔红的脚趾爬满了黄土地,细长的藤蔓疯长着,一簇簇绿叶挨挨挤挤。村里的农妇会躬身在红薯地里,理顺红薯杂乱蓬勃的头发,防止营养流失,会扯断多余的根系,掐掉多余的藤蔓装进篮子里拎回家剁碎喂猪。
        待到八九月份,家家户户的堂屋里都堆满了小山似的红薯,人们把个头小的,破皮的红薯洗净放在大锅里蒸熟喂猪。剩下的就晒红薯干,磨红薯粉,熬红薯糖,整个山村都是红薯的香味。
        红薯丰收的时节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每天放学扔下书包,我和弟弟跑进厨房拿着火钳就在灶洞里刨,在炭火堆里将红薯拨弄出来,滚烫滚烫,在地上转转,晾一会儿,搓揉几下。红薯一从火里“爬”出来,性急的弟弟顾不得剥皮,一下把红薯分成两半儿,红薯的香气弥漫出来,露出金灿灿的红薯瓤儿。弟弟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哎呀!烫烫烫……可就是舍不得扔地上,烫得实在受不了,从左手甩到右手,又从右手甩向左手,把心一横,咬着牙,忍着烫,硬生生剥开焦红的皮,大口吹着热气,咬起来,嘴里还发出“呼呼”的被烫声,惹得家人哈哈大笑。
       烤红薯成了我们最热切的期盼,每天放学后饥肠辘辘,步行几十里山路裹着一身霜雪回家。即便路途崎岖而遥远,但是只要想到奶奶家的灶洞,想到奶奶在灶洞里埋着香甜的烤红薯就觉得浑身都是力气。甜丝丝的薯香,又甜又粉又热气腾腾。贫瘠的山村小孩,没有花样的零食,美味的红薯,真是儿时的恩物。反正红薯多,趁着灶洞里的炭火还旺,埋几个红薯。待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就是红薯熟了。吃完后全身热乎乎,大汗淋漓,便用手抹抹汗,奶奶瞧瞧我们,忍不住呵呵大笑。原来吃完红薯后,我们双手漆黑,还把红红的小脸蛋擦得黑乎乎,变成了花脸猫。
        后来远离老家外出求学,清贫岁月里没有钱买零食填饱饥饿的肠胃。学校门口有一对老夫妇摆摊儿卖红薯,我的好朋友每天下晚自习后会去买一个烤红薯。她总会把烤红薯从中间分成两半儿,递给我半个,我们一小口一小口轻轻地咬,让红薯的甜慢慢在唇齿间消融。红薯吃完,甚至连红薯皮也不舍得扔掉,要舔上好久。任由那份甜蜜在舌尖缠绕,那份温暖在心间流动。
        直到现在,烤红薯的香味久久弥漫在心间,那香气、那滋味、那口感,隔这许多年,仍然历历在口,实在难忘。有时在马路边上,闻到大白铁皮桶里的烤红薯香味,都会忍不住拖慢脚步,多闻几口,可就是能忍住不买。
        儿时烤红薯的记忆很难复制,烤红薯的温暖和香甜让我不停回忆旧时光阴。倚在记忆的门楣,回忆宛如一条旧巷,寂寥而又幽长,每一个转角,都是百转千回。时光的褶皱里有说不完的故事,年轮里藏着悠悠暖香,那薯香总是让人回味。■李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