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那年那月:冬暖趣记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7日 点击数: 字体:
 
        自打2008年入住金秋公寓后,每年的冬季都能享受锅炉供暖。但今年8月小区锅炉强制被拆后,数百名上年龄的退休人员心中忐忑不安。直到10月上旬,老干局上报政府特批 “金秋”和“金蕾”优先开通燃气,以煤改气供暖,才消除了老幼今冬无暖的后顾之忧。
        已享受一个多月的气暖,不仅让人感到舒心惬意,也免除了以往锅炉开启的噪音和缭绕的白烟。智能化的燃气炉、24小时的恒温运行,让公寓的每家每户温暖如春。就连家里养的花卉,也在适宜的温度下竞相绽放,文竹、君子兰、吊兰、橡皮树等生机盎然、娇娆翠绿。
        直面冬季取暖的变化,不由心头泛起过往冬季取暖的记忆……
        20世纪60年代,家里做饭用的是散煤、一口大锅、一架风箱、几片碎柴。冬天家里砌一三尺高的土炉,与土泥炕相平,炉脚下掘一深坑存储炉渣,炉膛留一圆孔与土炕相通,既能做饭又能暖炕。记得很清楚,1967年冬季格外的寒冷,一日可能是临睡前炉灶没有封好,竟把土炕上铺的苇席给烘焦了,把瘦弱的母亲惊吓的不轻。1969年元月5日,自己结婚,说是新房但依然是1960年从老县城动迁过来盘的土炕,只不过把凹下去的炕面整修了一下,把多年的竹竿顶棚又裱糊了一层鲜艳的新纸。为了能让新人暖和过冬,在朱阳闫家驮五七农场上山下乡的自己,特意花了5元钱从后山买了60多斤木炭让赶马车的父亲捎回县城。尽管结婚那年有薪炭取暖,但房间内弥漫的煤气,散落的炭灰很是烦人。
        1982年到黄金局工作,单位为每个办公室配的是采暖和烧水的铁炉子。年终发福利给每个职工发了一条皮毛厂刚生产的狗皮褥子,我喜滋滋地铺在父亲的床上。1984年陪县黄金局领导去山东招远考察学习,第一次发现街面上有卖电褥子,想到父亲赶一辈子马车落下老寒腿疾病,便不加思索地买下一条单人电褥,让父亲享用。
        1998年从老区搬到新区自来水公司家属院后,住房条件从蜗居的12平米土瓦房一下子换成了120平米的楼房,显得宽敞明亮,但客厅、卧室、书房的冬暖问题需要考虑。于是请安装土暖的师傅选择燃煤炉具,安装暖气片、通气管、烟气管、阀门、水箱,让煤场的同志专供120的蜂窝煤球,从杂货店购买夹大煤的火钳,房间里才渐渐升起了温度。漫长的冬日,除了定时续煤,给水箱添水,还得天天清除废煤垃圾。春节前,还要扫尘,若发现烟气管锈蚀,得赶紧更换,唯恐煤气伤害,那时的冬暖真正变成了“冬累”。
        上个星期天,我和老伴整理储藏室时,看到布满灰尘的取暖锡壶和两条完好的橡胶暖水袋。13岁的外孙发现后竟不知何物,他眨巴着眼问:“爷爷,这两样是干什么用的?”当我告诉他,这是20多年前冬天睡觉暖被的生活用品时,外孙把两样东西举在胸前,高兴地让我用手机给他拍照。看着他像发现新奇玩意的样子,让我忍俊不禁。■常治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