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凡人语坊:雪中行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7日 点击数: 字体:
 
        雪被我一脚一脚地踩着,挣扎着,嗄吱嗄吱的求饶着。路边的枯草,努力伸长着脖颈,就像是落水的人怕被水淹着一样,努力向上窜蹦。枯草密集处,雪搭起了帐篷,或者说是给草丛戴上了一顶棉帽。
        大树的枝杆上挤满了雪花。先站到上面的,挤成一串串,一排排,乐呵呵地嘻闹着,簇拥着,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后来的,也想往上攀,但只碰了一下,挤不上去,也只好松手飘去。
        雪花钻进我的脖子取暖,一下一下冷嗖嗖地。她们抚摸我的头发,耳朵,攀着眉毛和眼睫打秋千,亲吻着我的鼻尖面颊。我赶忙用双手去接,想仔细端详一下她们的模样。她们似乎很羞怯,没等我看清,就已不知了去向。
        此刻天很低,好像就在山头上悬着,板着一张阴沉沉的哭丧脸,使劲地拋撒着它那永远也撒不完的雪花。
        半山腰里的村子,被漫天的雪花朦胧着,黑白相间。整个村子静静的,听不到一丝的声响,像睡着了般,宛如梦境中的童话!小路已分不清在哪里,只有从村口伸出的大路,依稀可辨,蜿蜒至我的脚下。
        对面山梁上的树,稀稀落落,无精打采地蜷缩着依稀的身影,而在半山腰的那一大片松柏,在周围白色的拱围下,更显葱茏一片,蔚为壮观,此时我忽然想到了一句话: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忽然,身后一阵扑腾腾的响声,连我的双脚也有了稍微的震感,猛回头,一帮雪花正争先恐后的跳入地面的白色里,砸出大大小小一片窟窿!
        来到公路上,只见一条线状的玉带从远处那个若隐若现的山粱里伸出,游走到稍近的山粱边绕了一下,越来越粗,当跑到我脚下时,已长成五六米宽的大道了。
        此刻,雪又大了起来,道路的两边,五六十米就已模糊不清,山腰下的村子,已被厚实昏暗的雪幕包裹得严严实实,好象窒息了一般。
        好不容易上到了山顶,灰黑色的天空一下就压在了头顶,已分不清天与地的界限,四下是天地一色的灰白,昏暗。我终于尝着了迷茫、无奈、孤独,甚至恐惧,一股难以言状的压抑让我透不过气来……
        雪依然在下着,是那样地理直气壮,从容不迫,乐乐呵呵,无忧无愁……◆王建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