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情暖一生:雪中的牵挂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7日 点击数: 字体:
 
        妈妈老了,背弯了,眼睛花了,头发全白了。由于颈椎病、腰椎病、糖尿病等老年慢性病的折磨,每日大把大把的吃药。严重的腰椎病,导致她腿部乏力,不能支撑起瘦弱的身体,去年单拐杖换成了双拐杖。
        小时候,她教育儿女时挂在嘴边的话是:“不要懒惰,多干点活没有啥。力气走了又回来了。”她的一生几乎从不与人争斗,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会忍。
        妈妈的勤劳,是任何人都不能比的。在生产队挣工分时,她几乎年年全勤,从不会因为头疼发热,或者小病小灾耽误下地干活挣工分。大家都喜欢与她搭伙干活,因为她从不会计较多干、少干。至今,她冬天的热炕上,总是坐满了同龄的老太太。大家都喜欢与她聊天,或者陪她说闲话。
        妈妈不是多事的人,农村女人最大的恶习就是长舌,喜欢传闲话。而妈妈从来不传别人的闲话,东家长西家短到她这儿就结束了。妈妈对自己孩子的要求非常严格,她几乎不允许儿女有任何过错。
        妈妈与村邻相处心很实。她的身体好时,小村不到一百户人家,无论谁家有事,都会看到她忙碌的身影。因此,村里无论哪家有事,都会请她帮忙。
        妈妈老了,她已经年过古稀。多种病痛的折磨,让她瘦弱的身体好像经不起一阵风吹。人老了,可是骨子里的倔犟与勤劳却没有改变。无论她的身体状况多么差,她只要能动,她就不想麻烦儿女。她自己做饭,在那个被烟熏黑的小灶火烧水,料理自己的一日三餐。我几次和她协商,兄弟几个轮流伺候她,可是她不同意。她说:“你们都有事,伺候我把你们绑住了。等到哪一天我真的动不了,你们再轮流伺候我吧。”
        一场突降的暴雪封锁了道路,清晨起来,我被院子里厚厚的积雪惊呆了,那雪足足有一尺多厚。出了大门,望着满天遍野的银白,望着一棵棵玉树琼花般的树木,我无心欣赏,只想着母亲肯定出不了门了,她已经没有力气清扫积雪,她的双臂扶着拐杖,蜷曲的手指握不住扫把、铁锹。。我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过村子的主干道,往母亲家走去。路上没有一个人,我拄着铁锹从村子南头我的家走过五百多米来到母亲的家。当我用母亲给我的钥匙开门时,母亲在屋子里大声问:“谁?”我答应一声,“是我。”就进了大门,我看到母亲正趴在窗户向外张望。给母亲的院子打扫出一条通道,我告别母亲,往自己家走去,路上碰到了来帮母亲扫雪的弟弟。
        几天来,我、弟弟,妹妹任何一个人起床都会先去母亲身边看看,把她院子里的积雪扫出一条安全通道。妹妹和她住得近,每天一日三餐做好端给她。
        昨天下午雪停了。早上起床,一夜大风刮下房顶的积雪,院子里又积了一层雪。我赶紧把院子里清扫出一条路,没有洗脸,没有刷牙赶到母亲的小院。风刮起的雪,在母亲大门口聚起半尺厚的雪梁。我掏出钥匙打开大门,院子里原来清扫出的安全通道,被一层薄薄的雪覆盖。母亲还没有起床,她隔着窗户喊我的名字。问我:“又下雪了?”我说:“没有,妈。风搅的雪。”
        我在院子里扫雪,偶尔抬头看到母亲隔着玻璃向外张望,她的眼睛随着我的脚步始终在我身上。打扫完通道的雪,我看到卧室通往灶房的通道,有一片结了薄薄的冰。就跟妈说:“你不要过来,有冰。”妈说:“我要烧开水,烧热炕,不过去怎么行。”我告诉妈:“我帮你烧,烧好了。妹妹来送饭时,帮你出到暖瓶里就行。”妈说:“你烧好就啥时候了,耽误你吃饭。”听到这句话,我的眼睛潮湿了。
        妈妈老了,还在想着你的儿子!年过古稀的母亲,即将迎来她的七十二岁生日。我不知道上帝还能给她多少日子,但我知道我是她的儿子。我没有钱给她请保姆,也没有能力让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我会用我的努力,让她知道她的儿女都在关心她……◆崔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