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那年那月:乡村年酒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4日 点击数: 字体:
 
        春节就要到了,忽然想起乡下人的酒局。
        大集体时期,我年龄尚小,虽不能直接参入酒局,却也每每能从大人们的酒局中,看到一些情况。那时,我的父亲是生产队的会计,生产队的领导班子,包括队长、会计、保管、副队长。一次,我的父亲买了几斤豆腐,热乎乎地炖了一大锅子,其中放了足够的红辣椒,几个人吃得热火朝天。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年终,生产队里宰杀了一头老黄牛,牛肉要按人口分给社员,剩下了一个牛头,队长就让拿到我们家,拆散,用一口大铁锅煮了,酒局上,还叫上了几位村中德高望重的老贫农。我觉得,那也算是一次奢侈的“公款”吃喝了。一般的老百姓,平日里几乎没有酒局,就等着过大年,走亲访友,宴请客人,过过酒局瘾。过年的酒局上,菜肴,大部分是青菜,比如土豆、白菜、芹菜等,大鱼大肉,是很少有人家有的;喝的酒,是地方上酿造的土酒,度数很高。三斤瓜干,外贴七分钱,就能买一斤酒。一般的家庭,过年也就是买一二斤酒罢了。喝酒的用具,是一个个小白瓷盅,很小。酒,盛在一个锡壶里,拿一个酒盅,里面先倒入酒,点燃,好用来“燎酒”,边燎边喝,酒总是热热的。每饮一次,酒盅都是放在唇边,轻轻啜一下,不敢饮多了,因为酒太少。那时候,很少有人喝醉。人,穷得醉不起来。
        那是一个至贫至穷的时代,是一个日子和性情都拘谨的时代。
        上世纪80年代之后,农村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农民的腰包开始鼓起来,农村酒局多起来了。乡村许多地方开起了小饭馆。村干部们的酒局异常的多,大多都在就近的小饭馆里。没钱了,就赊账。一般的村民,也有能力聚餐了,但酒局上的菜肴仍然是简单的,大鱼大肉少见。那几年,我每次回乡下宴请乡邻,总会炖上一只鸡,一条大鱼,然后再炒上几个菜。酒局结束,鸡、鱼,几乎是汤水不剩。喝的酒,也品种繁多;酒具,变成了大的酒杯。人们喝起酒来,狂放、猛浪,一大杯一大杯的,一仰口,酒就倒进去了。过年的酒局上,更与平日不同,积蓄了一年的乡邻,让大鱼大肉都上了饭桌。春节期间,男人们几乎天天都有酒局。所以,那几年里,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酒局多,醉汉多。常常在乡村的大街上,看到喝得东倒西歪的醉汉,看到因醉酒而骂街的人。
        那是一个乡村经济增长的年代,也是一个“性情”释放的年代。
        近些年,我每次回到乡下老家,感受到的是一派平和。设一场酒局,对于乡下人来说,已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他们似乎觉得,比城里人来得更自然,更随便。酒局上,不仅菜品丰富,酒的档次也高,许多名酒,已然进入寻常百姓家。喝酒的人,慢慢地饮,闲闲地聊,享受的是一种“饮”的乐趣。在大街,已很少看得到醉酒的人了。
       近些年,酒局上,我深深感受到的是乡下人的醇和,和精神品位的提高。◆杜学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