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抚古昔今:欲梅欲雪天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4日 点击数: 字体:
 
         含苞的梅花,正等待着开放,彤云密布,雪也正等待着纷扬。这个时分,正是周晋所说的欲梅欲雪天。
        在欲梅欲雪天,在宋代的一间书室里,诗人周晋生上香炉,铺开砚席,一会儿坐下来勘读唐碑,一会儿又在书香盈盈的房里,转来转去。昨夜弈棋太晚,连残局他也懒得去收。有人说,这是周晋的一份闲雅和散淡,我却不以为然,我认为这恰恰是他诗情抒发前的不宁的心绪。
        王羲之爱鹅、陶渊明爱菊、周敦颐爱莲、林和靖爱梅。林和靖终生不仕不娶,惟喜植梅养鹤,自谓“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他在杭州的孤山隐居下来,种梅赏梅,爱梅如痴。每年,在欲梅欲雪之时,林和靖都清楚,这些欲放的梅苞,将要与冰雪斗妍。此刻,我想知道的是,他的心境如何,他会心疼他的梅吗?
        陆凯率兵南征时,途经梅岭。他登上梅岭,立马于梅花丛中,回首北望,想起了远在边塞的好友范晔,就折梅一支,让北去的驿使,带给范晔。并赠诗一首:“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若此时正巧是梅花欲开未开,暂无梅枝可摘,陆凯又将如何,他会等吗,一直等到岭梅怒放开来?
        前些日子读张岱的 《龙山雪》:“晚霁,余登龙山,坐上城隍庙山门,李芥生、高眉生、王畹生、马小卿、潘小妃侍。万山载雪,明月薄之,月不能光,雪皆呆白。坐久清冽,苍头送酒至,余勉强举大觥敌寒,酒气冉冉,积雪钦之,竞不得醉。马小卿唱曲,界生吹洞箫和之,声为寒威所慑,咽涩不得出。”此等阵式——想必张岱在欲梅欲雪的前几天,已和诸友联络多时了吧?
        吴淑姬是湖州秀才之女,聪慧而能诗词。貌美家贫,为富人家之子所霸占,这件事却被人诬为有“奸情”而定罪判刑。衙中僚吏观审后,置酒席,命她脱枷侍饮,并出题让她自咏。若诗成,辄可脱罪。此时正是欲梅欲雪的天气,淫雨霏霏。睹境触情,吴淑姬和泪发问:“烟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
        春从何处回?春从梅枝上回,春从冰雪中回。梅花开了,雪下了,春就回来了。
        记得十五岁那年,我挑着书箱、被褥和粮米去六十里外的学校上学。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暗淡的日子,因为家里已没有钱给我念书了。途中,寒风盈袖,却大汗淋漓。走过一段路后,天色已经灰暗了下来,显然,要下雪了。我疲惫极了,坐在一棵树下休息,一停下来,又冷得瑟瑟发抖。猛然,我看见这棵树的枝头上,有着小小的花苞。是梅花,梅花傲雪,越是遇到寒冷的冰雪,它越是鲜艳地开放!我站了起来,在浓浓的雾中,向远方亮着灯火的地方走去。
        欲梅欲雪天,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境地,都会给人不一样的心情。而欲梅欲雪天,对那时的我来说,是磨砺的开始。◆王征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