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暗香人生:坐着火车回家过年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4日 点击数: 字体:
 
 
        进入腊月,新年的脚步愈来愈近了。
        火车站里,人头攒动。那些南来北往、忙忙碌碌的人们,纷纷整理行装,坐着火车回家过年。
        于是,一列火车连接着远方和家。
        在火车的那一头,是远方。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毅然放弃在家乡报考乡村教师的宝贵机会,于2015年正月初五,坐着火车,到一所海滨城市里去创业。儿子创办了一家新媒体公司,由于公司刚起步,营运起来比较艰难。为了拓展业务,他和员工们每天骑电动,挤公交,匆匆忙忙奔波于城市里的大街小巷。他天天披星戴月,忙忙碌碌,甚至连2016年过春节都没有回家。儿子为什么打拼呢?因为儿子有一个梦想,希望今生走出大山,在城里扎根,成家立业。我屈指计算,儿子离家将近有两年多了。当时间进入腊月的时候,全家人都盼望他早点回家。
        邻居发来叔,他的儿子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为了给儿子挣学费,他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建筑工地当泥瓦工,工友们逗乐问他说:“你为了儿子,觉得辛苦吗?”发来叔拍着胸膛,自豪地回答:“为了儿子,我再苦再累也值。”五十多岁的发来叔一年到头,挣了两万多元钱,快过年了,工地的好心老板,特意为发来叔和他的工友们,提前定好了火车票。由于发来叔他们归心似箭,一大早,他和工友们背着大包小包,迫不及待地奔向火车站。
        邻村的大民哥和大民嫂,夫妻俩为了挣够盖房子的钱,带着刚过一岁的孩子在深圳打工快三年了。过了元旦节,大民哥和大民嫂带着孩子,终于挤上了回家过年的列车。
        在火车的这一头,是家。就在元旦节前一天,漂泊在远方的儿子,突然给妻子打电话,说他已经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将于元旦节这天中午到家。当妻子将这个喜讯告诉我后,我急忙从单位请好假,回到家里,提前给儿子整理好房间,还从市场上买些儿子平时喜欢吃的蔬菜。妻子也早已为儿子包好他喜欢吃的大肉香菇饺子,放到冰箱里。儿子乘坐的这列火车到站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多,于是吃罢早饭,我和妻子驱车忙赶往县城火车站。在火车站广场,我们终于见到了分别两年的儿子,并且儿子还给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还带回他那漂亮文静的女朋友,这意外的喜悦,直把妻子乐的合不拢嘴。我想,今年我们家总算过一个大团圆年啦。
        就在农历腊月初五这一天,怀揣着将近两万元的邻居发来叔和工友们,终于回到村里。发来叔回到家里,得知上大学的儿子学校放假了,他急忙放下行李,和老婆一起打扫屋内屋外卫生,期待全家人欢欢喜喜过个新年。
        邻村的大民哥和大民嫂,还有三岁的女儿,一家三口人也快到家了。孩子爷爷奶奶,朝也盼暮也盼,总算盼到儿子儿媳一家三口回家过年,天天给他们晾晒被褥,好让他们冬夜里暖和地休息。但大民哥大民嫂他们,几多欢喜也几多忧愁。欢喜的是全家人将过一个欢乐的团圆年,忧愁的是等过了新年,他们打算把三岁女儿托付给她的爷爷奶奶照管,他夫妻俩还得去深圳打工挣盖房子的钱。大民嫂无奈地说:“没有办法呀,真是放心不下年幼的孩子啊!”
        是呀,无论在火车的那一头,或者在火车的这一头,那些行色匆匆的人群,到底不知为谁忙碌,为谁辛苦呢?
        火车轰隆,汽笛声声,一列火车延展着过年的距离,承载着亲情和乡愁。坐着火车回家过年的人们,聆听着火车的铁轮子撞击着铁轨,那亲切而富有韵律的声音,仿佛依稀望见前方,万家灯火,举家团圆,爆竹声声,焰火辉煌,家家户户的门楣上,那火红的春联,在纷飞的雪花映照下,显得格外喜庆、耀眼。◆冯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