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流年碎影:父亲的家训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7日 点击数: 字体:
 
        父亲是1992年未过80岁生日那年去世,细算起来,辞世至今已快26年。父亲一生从事的是赶马车的工作。父亲兄弟姊妹9人,他排行老二。由于爷爷去世过早,他便扛起维持家里生计的责任。在十五六岁就学着赶马车送货、拉脚。旧社会交通运输工具落后,谁家有几头牲口或马车,就会有人雇用驮粮食、运棉花、贩大枣到外地赚钱。听父亲讲,那时的马车跑的可远了,从灵宝老县城往东到陕州、洛阳,往西到华阴、西安,最远的可到宝鸡甚至甘肃平凉、兰州,出一趟车,短则10天半月,长的可就有半年之久。
        漫漫赶车路,星月熬夜天,只有到了有人家的乡镇或县城才能歇息。除了给使役的牲口喂草填料外,就是让店家给送一壶开水,拿出自带的干粮、茶缸、茶叶,美美地喝一壶酽茶,让茶叶的清香滋润一天的口渴,让滚烫的茶水驱除身心的疲劳。
        随着驾驭牲口跋涉的道路越来越长、与交际的商户愈来愈广,父亲终于在1955年为兄弟四人各挣来了一架马车的资产。当全国工商业户走合作化经营时,父亲、大伯、三叔、四叔带着牲口、车辆一起加入了灵宝县马车运输合作社,成为集体所有制企业的一名职工。
        父亲识字不多,但为人勤恳忠厚。上世纪七十年代辛苦一月的工资也就五六十元。记得有一次,同在马车社赶车的一位姓李的职工,面带羞涩地向父亲借钱,说是他爱人精神失常,想去医院看病。父亲听后,二话没说就借给20元钱。我问他借钱打条了没有,父亲怪味地说,“老李没有一点文化,让他做这个难干啥?”
        还有一次赶巧让我碰上,同院的一个姓曾的职工也向父亲借钱,说是过年想给孩子添点新衣,不然孩子都没法出门。我清楚姓曾的养育了9个子女,七高八低一大群,日子挺艰难,父亲又慷慨解囊,连个收条也没要。
        随着自己年龄增长,有一天我放胆问父亲,咋能这么放心地给他人施舍,不承想他说出的一件往事,真把我惊吓了一跳。
        原来在我出生的1947年,父亲为实现给兄弟四人挣下一份家业的目标,他除了忙于联系货运业务外,把自家的马车交给一位打过两三次交道的外地后生驾驭。却不然这个小伙子竟把一架马车给骗走了,当时一辆车价可值100多块大洋。
        父亲见我吃惊的样子,不动声色地说:“那小子的家里我去过,母亲是个瘫子,老爹是个哑巴,家里穷的叮当响。虽说他把车赶走了,但为的是救活他一家人。他不讲良心,但咱讲仁义,车没了还能挣得来嘛!”这一席话让我顿感醒悟,“仁义”二字成了家训传承的座右铭。
        在父亲的影响下,我懂得了靠勤俭、勤劳、勤奋挣钱。1967年至1968年,灵宝一中处于“停课闹革命”的无序混乱时期,我与同院的席志宗、董根喜、许建民结伴到灵宝县建筑公司报名干小工。在尹庄镇粮油加工厂到小河滩对面的粮食储藏库盖厂房、打地坪、搬砖、和水泥,忙了六七个月挣了三百元钱。随后又到县照相馆跟着师傅学照相、洗相、上彩,既掌握一门技术,又获得一份微薄的报酬。父亲把我积攒的收入陪我到寄卖所买了一辆二手“双喜”牌自行车,一只天津产的“51”牌手表。
        1971年10月,我被招工到豫西轴承厂,三年学徒期满后,工资收入每月31元。一天,同在锻压车间小线班的同事雷转弯在休息时找到我,谈了他家人给说了个对象,但见面礼一时难以解决,想给他周转帮助一下,瞧着他急切期望的眼神,我没有拒绝。回家后把此事告诉父亲,他笑着说,“救人一事、帮人一难,他会记你一辈子。”
        1996年在灵宝黄金局上班,工资待遇有所增长,三个姑娘已经出阁,加上爱人有一份工作,经济条件稍显富裕。此时,在黄金局基建科工作的小申因私自倒卖氰化钠被查处关进监狱。有一天,他的家人突然寻到我家,一脸哭丧地说,“还有一年就能放出来,但想给看管人员‘意思意思’,立个功得到奖就能提前出狱。”望着他家人痛惜可怜的样子,想着同事一场的交情,我相信了他们的话,一下子给了500元。没过多久,小申果然从洛阳第四监狱回家了。这一次,小申除了一番感谢不尽的话外,又向我张口借钱。说是去山西与朋友合伙开矿,又讲他没脸面待在灵宝,思谋着到外地创业。我思虑,“浪子回头金不换”,凭着他的心智和拥有的工民土建技术,肯定能挣到钱,便毫不犹豫递给他500元。20多年过去了,小申再也没有露面,犹如人间蒸发一样。
        偶尔提起此事,爱人就会埋怨数落,我对她讲,“他不还钱,但心里总隐藏着愧疚,咱心里享受的是助人为善。”
        10多年前,大女儿办了个钢管、模板租赁站,绝大多数客户能按期结清租费,但也有些租户推诿赖账,大女儿很是生气。我给她讲父亲在世时的一言一行,宽慰她不要过多计较,心诚则灵,一旦别人有了转机是会偿还的。果不其然,在每年的春节前,还是有客户打电话联系,上门结账付款。
        父亲的仁慈之爱、善良之心、家训之言,在我的家庭中得以永续传承。◆常治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