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激扬文字:北国之雪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7日 点击数: 字体:
 
        狂雪几重厚,唯有立雪中。雪,如同北方的汉子,性急,不待你做任何准备就豪爽地扬帆启航。飘飘洒洒,挥挥洋洋。一夜间,银装素裹,满目琼玉。
        尽管猛烈,却没有拽住出门的脚步。刚下楼,对面一队铲雪者映入眼帘,挂满欣喜的脸上描画着对雪的赞美和爱恋。有人跃跃堆雪人,有人与雪悄语,有人握着相机专注地记录这刹那间的神奇。
        这边,年轻的爸爸带着宝贝儿打雪仗。孩子穿得跟小熊似的,抓起自己制造的“子弹”狠狠地砸了过去。谁料非但没砸中,还重重地跌进雪丛。妈妈笑着走来:“宝贝儿,好舒服呦!”孩子不作反应,像个刺猬似的滚来滚去。一霎时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雪娃娃……
        正在欣赏,收到朋友发来的信息,相约去赏雪景。这么厚实的雪,如何走!叫了几次“滴滴乘车”,没有回应。好久等来一辆出租,要价翻倍。
        几分钟到达金水湖公园。人流不息。看来这雪对世人对朋友不缺“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的那份情义,也不失那份人与土地的热情和拥戴。
        极目远眺,公园山亭高洁、优雅。那份姿态有点儿《沁园春》的诗话,但更多的是“她在丛中笑”,还有些山寒水瘦的本色。
        工作人员拿一根竹棍轻轻拍打枝条,有些不解。原来雪的重力压迫树枝,拍过后的枝条明显直起腰杆儿。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没错,这正是雪与松相辅相承的品格力量。一处石碾盘积着大约一尺多高的雪。这些年,似乎没享受过这么厚的白床,索性尝试一下躺在上面的滋味。野性,竟被这小小的精灵催得发狂。优雅、羞怯似乎在这一刻显得极其无助。恍惚中可爱的白雪公主在七个小矮人的簇拥下唱着我编写的《北国之雪》:雪花花,雪花花,穿着白礼服飞过大江南北,穿越五湖四海,唱着梅香的故事,弹一曲桃林要塞;雪花花,雪花花,在你升起的地方,美丽的白天鹅回了家,雄伟的函谷关一片素雅,我呀我成了一弯小小的月牙……没有优美的旋律,只有冰丝一样的清凉,我如同一位期待的新娘,期盼情郎回家乡。
        “人生到处知何以,应以飞鸿踏雪泥”。他的脚窝洁白如玉,踩在软绵绵的印痕中我快乐地寻觅……
        我爱北国,爱这如期而至的大雪,轻盈地给庄户人家的窗棂送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窗花。想起了老家的婆婆,站在雪地里对着手机绵语:
        “老妈,咱家的雪厚吗?”
        “厚,很厚!有二尺吧!”
        “哈哈,我的老妈,您可真够夸!那么厚的雪您老人家怎么出门啊!”“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我坐在热炕头,等着明年大丰收呢!”挂了电话,满心欢喜。
        遥望雪山,想起了守卫在雪域高原的钢铁战士,他们钢针般屹立在巍巍岩石,从青葱年华到满头白发,一座座丰碑,凝成了永恒。
        人们走出了一条雪白的小道。公园热闹起来。小狗三五成群地撒欢儿。和一片松林说着春天的童话,对几枝梅吟诵雪花的故事。◆李金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