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心情札记:燕子—春天的精灵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2日 点击数: 字体: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似乎应了某种召应,初春的万物赶集似地奔向一场生命盛宴。燕子与人类就有这么一种约定——秋去春回,人们开始念叨它们时,耳边分明响起了那熟悉的叫声,抬头一看,双双对对的紫燕就像久别故乡的游子,带着它们剪刀似的尾巴陆陆续续飞回来了。它们毫不张扬地飞翔,线条简洁却不失妩媚,于行云流水之间裁剪着春风。每到一个村镇立刻化整为零,悄悄飞进千家万户,开始“搭房盖屋”,组建家庭生儿育女,准备享受世间最值得崇尚的天伦之乐。
        一天早晨,酣睡中的我被一阵悦耳的鸟鸣惊醒,披衣下床开窗观望,只见一对紫燕正站在屋旁的电线上,白白的肚皮,尖尖的小喙,水汪汪的小眼,不停地啁啾着。紫燕十分勤快,它们从早到晚忙碌不停。时而振翅飞向远处,叼来一口泥或一根草;时而束羽落在电线上歇息歌唱。它们把叼来的泥土抹在巢壁上时总要吐出唾沫一样的粘液牢牢粘住,再用小喙像泥瓦工那样一点一点磨光。两三天的功夫,一对燕子就能造好一个窝,屋檐的一角不经意间便隆起了一个崭新的鸟巢。
        再过一段时日,燕子们就开始产蛋育雏了。一天中午,我突然看见两只羽毛皱皱的小燕子正趴在巢口唧唧地等待着爸爸妈妈喂食。大燕子掠空飞回,非常准确地就把虫子口对口地放入了小燕子们的嘴里,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很是生动有趣。一周之后,小燕子们便能飞上飞下了,正如大诗人白居易 《燕诗示刘叟》中的诗句那样:“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树枝。举翅不回顾,随风四散飞。”
        两只小燕子可爱极了,它们小而尖的喙恰似蘸满橙红的小楷笔尖,毛绒绒的胸脯如新棉一样洁白,黑色的翅膀墨玉般亮丽,小巧玲珑,优美俊雅,既赏心又悦目。小燕子的翅膀一天天地硬了,也开始自由自在地振翅翱翔了,它们每天都会飞出巢穴,在附近的天空中追逐歌唱,展开双翅拥抱春天的暖阳,那份自由,那份快乐,那份从容,正是我们人类心灵的追求。
        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忆》里有一段话:“小燕子其实也无所爱,只是沉浸在朦胧而飘忽的夏夜梦里罢了。”虽然朱自清先生有他对生活的感悟,可我始终有些不解——难道小燕子真的“无所爱”?燕子是益鸟,它们以昆虫为食,科学家们做过统计,一只燕子一个夏天能吃掉50至100万只害虫,包括蚊蝇、菜虫、蚜虫等等。燕子是候鸟,“燕子去时秋雨凉,燕子来时春雨香”,它们在南方越冬之后便会飞回北方筑巢安家、娶妻生子。燕子还是吉祥鸟,新屋落成好比燕雀筑巢,人称燕贺;双燕双飞呢喃好比夫妻,名曰燕侣;刚刚完婚称为新婚燕尔,欢乐场面喻作莺歌燕舞。
        燕子是聪明的鸟儿,它们活得自由洒脱,一生都在追随旖旎的季节,它们在哪儿,哪儿就是春天。往往返返不远万里,都要永远活在春天里。
        闲暇时光,我喜欢搬一张藤椅坐在屋外的走廊上歇息,看燕子们从窗前自由自在地掠过,在广袤的天空中滑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心中好生羡慕它们。很多时候我都幻想自己能做一只燕子,翱翔于碧空,穿梭于天地,没有尘世烦恼,不为生活的冷暖、贫富、忧乐所困扰。
        燕子是春天的精灵,燕子的呢喃是春天里最美妙的乐曲,燕子的舞姿是大自然最飘 ◆蔡占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