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舌尖上的灵宝:春 蒿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2日 点击数: 字体:
 
        春蒿是春天的白蒿,它是一种野菜,在我的乡下老家称之为春蒿。
        春蒿生长在原野里,叶如细丝,似初生的松针,色微青白,其气息稍似艾香。初春时节,春蒿的嫩苗初长,是这个时节尝鲜食春的美味,此时大多野菜还没有出现,所以吃春蒿是最佳时机。记得母亲常说:“正月茵陈二月蒿,三月拔下当柴烧。”茵陈其实是春蒿的另一个名字。春蒿长得快,吃的时候是要朝夕必争的,春蒿吃的时日很短,吃的方法也极其简单。
        吃春蒿其实就是吃春,把美好的春意在唇齿间品尝,唇齿之间是美妙的清香,这清香是芝麻香油伴着鲜嫩野菜的清香,不过,这清香中也有淡淡的苦味,是隐隐约约的苦。我喜欢在这样的味道中流连,那些鲜嫩的生命中萌动着蓬勃的春意。
        春蒿可以蒸着吃,满满的一盘蒸春蒿,彼此依偎,彼此缠绕,看上去虽然有些不够清爽,但是用筷子一挑,却是一根一根的,嫩生生,鲜亮亮的。吃蒸春蒿的时候,每一次要吃多少蒸多少,若是吃剩的,再吃的时候就会在口感上大打折扣。不论是什么菜,如果要牢牢抓住人心,不在于多,而在于精,还想吃的时候已经是没有了,留下念想,下次再来品尝这种感觉。这也像极了画家的画,画到精彩之处,猛然收笔,让人在无限的遐想中回味无穷,只有用心体会这其中的滋味,才能懂得。
        初春时节,春蒿也是可以凉拌着吃的。刚刚经历了漫长的冬日,很少吃凉拌菜。可是,到了春天,凉拌菜春蒿就登场了。吃凉拌春蒿犹如是品味乡间小调,亲切而质朴,却又美妙无比,原汁原味。春蒿也可用来清炒,少放盐,多放油,吸足了油的春蒿吃起来会更加绵软。清炒的野菜如素描,其实最能体现出真实的功力,简单的笔墨一出手,便知功力如何。
        “人间有味是清欢”这句话深得我心。清中细品味,清中有欢乐,在我的眼里,春蒿尽管只是一种普通的野菜,却是难得的好滋味。宁静的春日里,每日吃春蒿,我会像古人那样扪腹而笑。这是一份豁达,也是一份真性情。清淡之蔬,最是天然好滋味。其实,好文字往往就有清淡之蔬的味道,我喜欢这样的文字,平静地叙述中洋溢着迷人而绵长的气息,实在是好。好书法也是有清淡之蔬的味道,怀素的书法,苏东坡的书法,清味悠长,清香弥漫,笔墨之间的神韵流淌,看着看着,让人不知不觉中便心生愉悦。
        市场上也有卖春蒿的,在干净的竹筐里堆叠着,一层层的青绿,模样十分喜人。然而,这远远不如自己去原野上挖春蒿来得快乐。
        春分前后,阳光明媚,春意盎然,顺着窄窄的田埂,春蒿铺展开了水灵灵的绿意,嫩得能掐出水来,挖着挖着,手指上的绿意半天不散。挖过春蒿的地方会长出新的春蒿来,连续挖上五六天不成问题。一起挖到的还有荠菜、野韭菜等,都有春水初涨的味道。
        每吃一次春蒿都会有不同的滋味。中药典籍上说,春蒿能明目利湿是一味好的药食,乡间老中医在药方上写到春蒿的另一个名字——茵陈,是清肝利胆的首选之药。
        春蒿混在杂草中兀自孤独地成长着,等长得叶子肥大变成名为茵陈的中药时,才显示出自己的身份与众不同。这些长成可以做中药的名为茵陈的春蒿,颜色不那么青绿,而是有些粉白色,看上去倒也悦目。我曾经在一个偏僻的小巷里,看到一户人家在院墙外用竹篱笆围起来一小块地方,里面种着春蒿,一棵棵在阳光里长得秀颀挺拔。◆杜学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