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资讯之窗>>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选登】我的苹果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1日 点击数: 字体:
        灵宝有三大宝:黄金、苹果和大枣。因而,从小我就与苹果结下了不解之缘。苹果伴随着我成长和发展,伴随着我平安和幸福。
 
 
         幼时,实行大集体生产。我们几个孩子在村边玩耍,忽然听大人们喊道:“分苹果啦!”我们几个闻讯跑过去,看见大人们推着满满一架子车苹果。绿油油的国光,红彤彤的红香蕉,还有说不上名的杂果,虽然个头不大,但五颜六色,煞是诱人。几个孩子抢着拿苹果,被大人们制止。组长说,按工分分完苹果后,你们回家再吃。我们一个个流着口水,眼巴巴等大人们分苹果。分到苹果后,我们从自家的筐子里拿了一个苹果,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真香!
 
 
        上高中时,放寒假的我回到家里。妈妈说:“咱家娃们多,家里没啥好吃的,我给你藏了几个苹果,放在箱子里。”然后,她小心翼翼地从陪嫁的箱子里拿出塑料袋,里面装了十来个金冠苹果。苹果虽然有些焉,但是金黄金黄的,香气扑鼻。我赶紧拿了一个苹果吃起来,那应该是我吃到的最香的苹果。
上世纪八十年代,村民们积极响应胡耀邦总书记“发展苹果和大枣,家家富裕生活好”的号召,大面积种植苹果树。焦村、阳平、阳店等乡镇早期富裕起来的果农,纷纷购买了摩托车,盖起了新房。金城果会的隆重举办和千辆摩托车大赛轰动全国,灵宝成了名副其实的苹果之乡。寺河山苹果也因其色泽鲜艳,含糖量高,口感脆、香、甜,成为全省苹果产业的一面旗帜,被国家确定为优质苹果外销基地,享有“亚洲第一高山果园”美誉。
        当时,我们家也栽了两三亩苹果树。我在开封上学时,物价涨了许多。两个哥哥成家后,我们弟兄仨分了家。我和母亲分了三十棵苹果树,这些果树成了我上学的主要经济来源。后来,母亲瘫痪,果园缺乏管理,年收入不足千元。卖苹果的钱加上贷款的钱,自己读完了两年中专。秋季开学时,我给班里的同学们每个寝室分了一大盆金冠苹果。十七个地市的同学们品尝着苹果,兴高采烈,纷纷赞赏“灵宝苹果真香!”上班后,我也成了灵宝苹果的推销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全国其他地方大面积发展苹果,陕西礼泉、延川、白水等一批新的苹果基地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大有赶超灵宝苹果之势。
        然而灵宝果农长期以来,却躺在苹果美誉的功劳簿里,唯我独尊。部分果农不注重果园管理,不注重新技术、新品种的推广应用,只图数量、不讲质量,苹果一度出现了滞销现象,价格也向过山车一样迅速跌入了低谷。不少群众痛心地砍掉老果园,纷纷从事其他农业生产。我家的果园也改种了其他农作物。
        灵宝苹果发展的前景在哪里?果农们在思考,我们也在思考。苹果发展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市委党校干部进修班毕业时,我写了一篇《关于灵宝苹果发展的思考》论文,还被评为优秀论文。果农们也开始大力发展品质优、耐贮存、口感好的富士苹果,一批新的优质苹果基地应运而生。高接换头、疏花疏果、苹果套袋等新技术也得到推广应用,富士苹果成了果农致富的主要产业。部分山区乡镇生产的SOD苹果,单个还卖出了10元钱的高价。果农们的脸上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三个苹果改变世界。第一个苹果给夏娃,开启了人类起源大门;第二个苹果给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第三个苹果给乔布斯,引领了手机革命。还有第四个苹果——带来了健康,送给人们平安和幸福!人间四月芳菲尽,苹果花开满金城。“花开金城•果乡之约”中国首届苹果花节的盛大开幕,成为灵宝苹果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
        作为果农的后代,我坚信:坚持科技兴果、三产融合、品牌战略,灵宝苹果一定会焕发新的活力,果业强、果乡美、果农富的美丽乡村一定会像盛开的苹果花芳香四溢,华丽绽放!
 
 
 
作者:刘春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