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清风润桃林”征文获奖作品选登│挂画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1日 点击数: 字体:
  安然的内弟当了十一年财政所副所长,这次好不容易有个竞聘所长的机会,妻子连续打来电话,催促他快去拜访财政局局长刘坚。安然几番打听,才问到刘坚局长的住处,赶忙驱车前往。
  刘坚是安然的大学同学,家居国家级贫困县,心里实得就像那山沟沟里的石头,说话直来直去,带着浓厚的豫西口音,背地里同学们笑他是“土老帽”。有次,学校组织到乡下春游,正午时分,艳阳高照,同学们坐在河边的垂柳下歇息。“快救人呀,河面上好像飘个人!”不知哪位同学高叫一声,同学们纷纷站起,手搭凉棚望去,看到水面上飘浮的黑影的确像是个人。刘坚二话没说,边跑边脱掉上衣,“扑嗵——”扑进了湍急的河流中,使出浑身解数向前游去,抓住衣袖顺着水势游到岸边。当气喘吁吁的刘坚,定睛看是穿着衣服的稻草人时,引起同学们哈哈大笑。
  慢慢爬上岸来的刘坚,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感到挺尴尬。看到迎面跑来的班主任李老师,刘坚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喃喃地说:“李老师,我……”
  “你没有错,我正要表扬你。”李老师拍了拍刘坚的肩膀,伸出了大拇指,“通过这个举动,体现了你在急难险重面前,敢于担当,是同学们学习的楷模。”
  大学毕业后,刘坚和安然各奔东西。刘坚分配到乡政府工作,多年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熬到了乡党委书记的角色,半年前调回县城任财政局局长。安然到大型国有企业上班,工作勤勤恳恳,勇挑重担,干到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虽在同一个城市,刘坚和安然所从事的行业不同,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只是听同学说,这个刘坚铁面无情,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能不能办成内弟的事,安然心里着实没底。
  来到刘坚的家门口,迟疑了片刻,安然鼓足勇气,敲响了刘局长的房门。
  “吱——”地一声门开了,一个小男孩探出头来,微笑着问:“叔叔,你找谁?”
  “我找刘局长。”
  小男孩热情地把安然迎进客厅,让座,倒杯茶水双手端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安然从衣兜里掏出装有一万块钱的信封,轻轻地放到茶几边。小男孩看他一眼,转身向书房走去:“爸爸,来客人了。”
  从书房出来时,刘坚左手拿着画杆,右手拿着一幅装裱好的书画。
  看到多年没见的老同学刘坚,安然站起来,笑呵呵地迎上前去:“刘局长,我是安然,咱俩是大学同学。你还记得我吗?”
  “先挂好画,咱俩再聊。”刘坚说着,用画杆的铁钩,慢慢地挑起了画轴上的丝带,十分熟练地将画挂在客厅左边的墙壁上。
  展现在安然面前的是一幅莲花立轴工笔画,画面传神、生动,惟妙惟肖。一片片大大小小的莲叶上,躺着几滴晶莹透亮的露珠。一朵洁白的莲花,在深绿色莲蓬的映衬下,亭亭玉立,显得格外清秀、宁静、雅洁和妩媚。
  “你听说过刘玉清吗?”刘坚指着画作的名字,心平气和地问。
  “没有听说过。”安然摇了摇头。
  “刘玉清是我的三叔,在纪检部门工作了三十多年,直至退休。”刘坚盯了安然一眼,无限感慨地说,“三叔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不穿名牌服装,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绘画,特别对莲花情有独钟,创作了很多关于莲花的画。这幅画是三叔参加全市廉政书画大赛,荣获美术类一等奖的作品。在我被任命为乡党委书记时,三叔特意把这幅画送给我,并在画上方亲笔写下了‘敬终如始’四个大字。‘莲’的偕音是‘廉’,三叔的意图,我心里明白,他希望我‘堂堂正正做官,清清白白做人’。”
  说到这里,刘坚停顿片刻,从阳台提回一个用黑布蒙着的鸟笼,慢慢地放在茶几上。小心翼翼地取掉蒙布,就见鸟笼内一只小松鼠,在明亮的灯光下,蹦来跳去,精气神十足。
  “这只小松鼠,平时吃馍块。偶尔吃次肉,就能显出它的本性。”刘坚打开冰箱,取出一个口小肚大且十分透明的玻璃瓶子,瓶子里扔几块香喷喷的牛肉。小松鼠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瓶中的牛肉,摆动着尾巴,兴奋地不能自已。刘坚把玻璃瓶平放在笼子里,仔细地观察着小松鼠的动静。
  小松鼠先是在瓶口闻了闻牛肉的香味,绕瓶子转了一周,又折身转回来,贪婪地舔着舌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牛肉。大约过了五秒钟,小松鼠使劲将头伸进瓶口,津津有味地吃完瓶口那块牛肉。看着瓶子里的那几块牛肉,小松鼠毫不犹豫,后面双腿紧蹬,用力往瓶子里面钻,吃不到牛肉不罢休。小松鼠持续发力,蹬着后腿,一个劲地往瓶子里钻,身体越拖越长,终于“噌——”地钻了进去。
钻进瓶子里的小松鼠,高兴地摆动着长长的尾巴,吃起牛肉来特别有范儿。吃着,吃着,小松鼠的肚子越来越大。只剩下一块牛肉时,小松鼠喘着粗气,实在吃不下去。瞪着眼睛,足足盯着牛肉有十多秒钟,张开大口,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所有的牛肉。
  吃完牛肉的小松鼠,想出瓶子,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头伸出瓶外。可,不论怎样努力,小松鼠就是钻不出来,只好又把头缩进瓶子里去。
   “当上局长后,各种意想不到的诱惑扑面而来。一有闲瑕,我就挂挂三叔送的书画,喂喂小松鼠,其实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时时提醒自己,千万别有一丝一毫的贪念。”刘坚的话,掷起有声,脸上写满了正气和威严。
  “我……”安然一时语塞,张了几张嘴,最终没有勇气把内弟的事情说出来。
  “老同学,对不起,我该送客了。”刘坚从茶几上拿起信封,塞到安然的手里。
 
本文荣获“清风润桃林”征文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