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金城文化>>正文内容

寨原凉粉的高贵血统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7日 点击数: 字体:

不知出生在北魏还是宋朝,成长于豫西边陲,虽然历经千年沧桑,但是这一沾满道家文化、独享绝密妙法的寨原凉粉,如今依然活力四射、玉树临风。

一顶官帽,一袭绿色战袍,身披塞外的秋风,刀挑桃花园中的英气,一身巴蜀的气息,从黄河之九曲十八弯的号子声中走来,沉稳、硬气,我说的不是某个历史人物,是寨原凉粉在我心中的形象。

在某一个秀丽的黄昏,在很著名的函谷雄关之下,和煦的秋风中,在“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那个迷人的树林边,我认识了它。从此,在燕山脚下、黄河岸畔、古枣林间、桃林塞前,我一直寻觅着它所去过的地方,白描它的容颜,窥视它的各种故事,以期还原它千百年来的前世今生。

我苦苦寻觅着,问苍天厚土,问苍茫大地,它的出现,何以为举国上下的食文化承载起荤素之间的桥梁,舒展开形似荤而实则素的先河。它的横空出世,满足了当年没落贵族没有肉吃的尴尬与无奈,撑起了他们极其重要的面子,也温润了他们长久食肉的胃肠。

从这种意义上看,寨原凉粉的呱呱坠地,真是有着鬼斧神工的设计和巧夺天工的创意。寨原凉粉那绿生生、凉盈盈、冰飕飕、凉脆爽滑的先天禀性,为南来北往的人们所喜爱,尤其是夏天,倍受欢迎。

案上,那绿盈盈的一盆凉粉在菜刀下,变成整齐划一的一团,或是一堆堆积如山的小方块,像是经过笔耕尺量似的,像是一个模具里铸了一番似的,一如一群孪生兄弟。或是长长的一簇面条一样摊在那里,宛如谁工笔细描的一段黄河。当它们呆在碗里,经过一番精心调色,就成了另一种模样。那是没有调色盘的极其随意的装扮,像是一幅没有章法的写意画,不经任何构思的胡乱勾勒,随心所欲的上墨,没有任何补笔,完全是洇随意至,不讲虚实,不嫌浓淡,氤氲自生,浑然天成。

这就是寨原凉粉,也只能是这里的凉粉,才能担当的起岁月的洗礼和众多的鉴别之后的认可。就像楷书狂草、古隶大篆之于某种宣纸的生死绝配一样,这里的凉粉所用之水,和寨原凉粉是生死攸关、荣枯与共的绝配,其他地方的水,永远做不出这里凉粉的味道,也做不出那种从头顶摔下而毫发无损的劲道与任性。

细细琢磨这寨原凉粉,它从诞生长大,名扬四海,走进央视镜头,红极一时,每往前走一大步都显得雍容典雅,每一次闪亮登场都显得大气不俗,那从里往外透漏出来的敦厚,绵延的柔,淡雅的秀,沉稳的韵,清丽的质,简约的慧,典藏的韧,使人久久不忘。

寨原凉粉涅槃而生的历程,实在令人深思。

一看就知是沾了近处华山、亚武山的磅礴气势,得了近旁洛阳牡丹的华贵底蕴,拈来九曲黄河的空灵气氲,寨原凉粉一亮相就大气不俗,气度非凡。虽然生于千百年前,成长在豫西小镇,千百年的沧桑岁月,洗尽的是寨原凉粉的毛茸茸的稚嫩,寨原凉粉还是那样玉树临风,沉鱼落雁般的年轻美丽。

寨原凉粉之所以如此为世人所瞩目,至关重要的还是原料。经度纬度、地质湿度的完美组合,使寨原村的泉源中的矿物质,远远优越于别的地方,这是制作寨原凉粉所必须的保证和独特的秘籍。没有这种水源,任你走遍全世界,也做不出如此柔韧绵密、质地纯正的寨原凉粉。这就好比伯牙之于钟子期,缺一不可,不可救药。

从一大堆绿豆开始,选、捡、洗、浸、磨,选取上好的绿豆,捡去里面的杂质,用清水洗的干干净净,浸在大缸中泡上一夜,再细细磨碎,磨成嫩淡的稀浆。在远古时期,那毛驴围着磨盘,不知道要走上多少圈,才能磨上一大缸绿豆稀浆来。再兑入清浆,经过拌匀、静置、沉淀、清浆、积淀,工人取出积淀的淀粉,用细筛细细地滤除碎渣,过滤时加入清水和清浆反复冲滤,再装缸积淀。最后,舀出上层清水,取出湿淀粉,再装入布袋中,把水分一一沥出,才制作出了绿豆淀粉坨。把绿豆淀粉坨捣成碎面,放入温水锅中,加入独特的佐料,大火加热烧沸。这期间,工人在大铁锅下的灶膛里不断添上干柴,又要不停地在锅中搅动,一大铁锅稠浆要不停地搅动两个多小时,才能出锅。经过这悉心的加热搅拌,做熟的凉粉稠浆就可以倒进盆里了。静待冷却,再经过厨师们节奏匀称的刀切、匠心独运的凉拌,便成了这漂亮可人如同绝世佳作的成品寨原凉粉。

寨原凉粉涅槃而生的整个流程就像是一种原始制作的场面,简朴古老,路过的人像是看风景,看起来似乎可圈可点,使人总想凑近卒读一翻。那似乎饱含着音乐旋律的劳作,整个过程就像贝多芬在绞尽脑汁谱写的一篇名曲,丝丝缕缕,时抑时扬,丝丝入扣,环环相生,这曲折动人的名曲,余音绕梁,数日不绝。

这情景很像那久远的古老的电影中才有的画面,在做一件大事开工之前,先行祭祀,以一颗饱含虔诚的心,顶礼膜拜之后,才能开始。这样的做法,使每一粒原料都质地优良,每一个佐料都纯情,每一道工序都尽心竭力,每一个环节都全身心地投入。正因为这种敬神如神在的敬重图腾般的执着,才使得寨原凉粉以它高贵的血统鹤立鸡群于众多同类之中。

淡然的寨原凉粉,经历诸多书画名家挥毫泼墨的赞美,却受宠不惊;面对诸多文人骚客的诗词歌赋的褒扬,却不卑不亢。

站在黄河岸边,想到寨原凉粉,一袭绿色战袍,身披塞外的秋风,刀挑桃花园中的英气,一身巴蜀的气息,从黄河之九曲十八弯的号子声中走来,又向波涛汹涌处奔去……

这,是寨原凉粉高贵的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