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有奖征文>>正文内容

来自灵宝摘棉工

——西部采访见闻之六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5年08月22日 点击数: 字体:

 

  农八师一四二中心团的一营一连在七十年代号称是中国最大的连队,全连3000人,5000亩土地。现在今非昔比了,土地还是那些土地,可是在册的职工只有77人。就拿今年来说,种植棉花3500亩,辣椒1000亩,管理这些土地全靠职工是不行的,显然是要靠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
  说起摘棉工,黄新元书记说:“我们团现在劳力缺口是很大的,为了吸取去年的教训,现在各连队都到内地去招人了。我们一连现在外来打工的有170多人,其中从灵宝来的就有160多人。”
  据说一四二中心团现在需要摘棉工10000多人,由团里组织各连队纷纷到内地招摘棉工。招回来的摘棉工,连里管住管被褥和解决生活上的问题。在棉花管理期间每人每月工资600元,在摘棉花期间按斤付酬,每公斤0.65元。团里还对摘棉工制定了一系列奖励办法,在摘棉花期间的两个半月,摘棉超过五吨的奖返程的飞机票,超过四吨的奖卧铺车票。一般的人在这两个半月时间,可以收入3000元到3500元。
  据说前几年在内地有通过一些政府部门或劳务部门组织去的摘棉工,但不是真正地从服务的角度入手,而是眼睛盯在挣钱上,摘棉工的钱不能直接到摘棉工手里,而是七扣八扣到摘棉工手里就不多了。2003年,河南省滑县劳动部门组织的两千多人来这里摘棉,可是劳动部门不是本着服务的目的,而是想通过这里捞一把,结果摘棉工再也不相信政府和劳务部门了,而是自发到这里来打工的。
  在采访中得知,我们灵宝来这里摘棉的就有2000多人,这些摘棉工几乎遍布我市半数的乡镇。他们不是政府部门或劳务部门组织来的,而是亲戚找亲戚,朋友找朋友结帮而来的。他们怕的是什么,怕是通过政府部门介绍到那里打工,挣来的钱不能全拿到手。采访中,黄书记一再表示,欢迎我们灵宝的摘棉工到他们这里来,他们会把摘棉工当亲人一样看待,不托欠工资,不歧视他们。
  来到棉田,见到正在地头休息的灵宝摘棉工。他们来自大王、阳店、川口、焦村、苏村等乡镇。大都是三四十岁的男女劳力,也有一些20岁左右的小伙子。黄书记介绍说:“有点文化的主要是搞技术,负责微灌,其他的人是管理棉田,现在主要是打顶子。”
  接受采访的第一个人是来自大王镇神窝村的张雪蕊,她来这里已有七年了,先后从灵宝组织到这里的摘棉工有500多人,今年由她带来的就有60多人,现在她的工作就是带好一连灵宝的摘棉工。为了在这里安心工作,她丈夫和儿子也来了,丈夫是给摘棉工做饭的,儿子是技术工管微灌的。
  尹庄镇厥山村的僧艳娥带着13岁的孩子来到这里,问起他们生活习惯不习惯,她说:“刚开始不习惯,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大家一块吃饭一块干活,觉得还行。”
  岸底村的刘顺武60岁了,问他来这里感觉如何?他说:“大家在一块生活一块吃饭还感觉怪美哩!人家连队照顾得很周到,你想吃大锅饭行,你想自己做着吃也中,又挣钱又省事。”
  在五连采访时又见到很多灵宝的摘棉工,五连党支部书记是个很健谈的人,见了我们就夸起灵宝的摘棉工。他说:“我们连3000多亩棉花,要不是你们灵宝的摘棉工,这棉花到地里真是收不回来,去年摘棉工少了些,结果下第一场大雪时有些收不回来,就烂到地里了,让人看了心痛。今年我们动手早到内地组织了一些摘棉工,就这还不够,你们回去能不能再组织一些来?”
  在这里见到厥山村60多岁的亢志孝和他20岁的儿子亢战奎,他是从事棉田管理,儿子是负责微灌的。他说:“孩子在家里没什么干,带他出来挣了钱,还能见见世面。”
  正在采访时,青年姚建波、亢战奎从地里回来,听说我们是专程从灵宝来采访他们的,高兴地说:“过去在家时不好好学习,现在到这里了才知道种棉花也要技术,别看搞微灌技术性不怎么高,但不细心也是不行的。”
  彭保民在五连是我们灵宝摘棉工带队的,他说:“我们灵宝人能吃苦,适应性也很强,干什么从不挑肥拣瘦。但是也有个别人不行,到了这里这不想干那不想干,怕吃苦。”最后,让他给家乡人说几句话时,他说:“我们希望灵宝的农民走出来,开阔开阔眼界多挣些钱。”说着,他算了一笔账,灵宝如果现在能组织10000人来这里,干四个月,每人带回去4000元,那就是400万啊!
  我们正说着张雪蕊来了,让她给家乡人说几句话,她说:“走出家门天地宽,希望灵宝的农民兄弟姐妹,走出那片小天地,到这里来挣钱来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