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网看金城>>正文内容

河南灵宝:姐妹俩10年来轮流照顾八旬老人

文章来源:人民网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2日 点击数: 字体:

做保姆的姐妹,有属于自己的快乐生活。

这对保姆“姐妹花

年龄加起来116岁了

妹妹身体不好了姐姐顶上

和老人如同一家人

很多老人说

“家里有个这样的保姆,该有多幸福”

下午3点,84岁高龄的老太太坐在客厅一张带有靠背的凳子上,懒洋洋地看着电视,偶尔,电视里的滑稽台词会把她逗得笑出声来。

“呵呵,阿姨又笑了,咦,天冷啊,棉袖头又松了”。看到老人戴在手上的棉袖头有些脱落,负责照顾老人的保姆张庆霞赶紧放下手上正在忙的活儿,走过来轻轻摸了摸老人的双手,然后将棉袖头紧紧裹上。

“咚……咚……”断断续续的轻微敲门声传来,刚走进卧室开始整理床铺的张庆霞一路小跑打开防盗门,对着门口望了一眼,然后迅速转过身来,笑呵呵地看着老人:“阿姨,您看谁来了?”

老人慢慢转身,看了看门口,脸上瞬间洋溢出幸福的笑容……晚报记者 常亮 文/图

A

姐姐接妹妹的班,姐妹俩照顾老人10年

站在门口的是张庆霞的亲妹妹张景玲,这对姐妹都是老人家的保姆。

姐妹俩是三门峡灵宝人。姐姐张庆霞今年64岁,妹妹张景玲52岁。

姐妹俩一直在老人身边,照顾她,陪伴她。

2002年,通过一位姑姑介绍,妹妹张景玲最先走进老人家,当起了保姆。

“我在这里待了七八年了,这个家里的一切都依旧那么熟悉”。张景玲搬来一张凳子,慢慢在老人身边坐下来,然后像个孩子一样,歪着头,会心地对着老人笑了笑,抬起双手轻轻为她捶起背来。

两年前,张景玲的身体有些不舒服,特别是胳膊疼得厉害。“胳膊疼,搀不动阿姨了,要不我说啥也不会离开”。带着遗憾与无奈,张景玲离开了老人家。

“我想到了姐姐,姐姐不但照顾人心细,而且也和阿姨很熟悉”。在张景玲做保姆期间,如果平时她家里有事,就会打电话让姐姐来顶替她几天。

“由姐姐照顾阿姨,我是最放心的”。

就这样,姐妹俩商量了一下,姐姐张庆霞来接了妹妹张景玲的班,在老人家继续做保姆。

B

俩姐妹不在,老人连药都不肯吃

说起俩姐妹做保姆的一些事儿,张庆霞脸上立刻挂满了自信的笑。

“家里有啥好吃的,阿姨总先想着我”。今年2月份的一件小事至今让张庆霞感到“自豪”。

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客人,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盒饼干,就和老人开玩笑说自己想吃,但老人说啥也不同意。

然而,到了晚上,老人悄悄告诉张庆霞,让她去外面桌子上拿饼干吃。“我故意问阿姨原因,她笑着告诉我,我们俩比较‘近乎’”。虽说自己没有妹妹在这里做保姆的时间长,但这件事让张庆霞心里温暖了很久。

俩姐妹如果都不在自己身边时,老人的心情总是很差。

2006年,张景玲家里有事请了几天假,而姐姐张庆霞的孙子也刚出生不久需要她照顾。俩姐妹没办法,只好让老家一位表妹来郑州替代几天。

“她不吃药,连饭也不肯吃”。张景玲从表妹那儿听到这个消息后,心急如焚,赶紧打电话让在郑州上大学的女儿赶过来帮忙。

“每天晚上,阿姨都不愿和表妹住在一起。最后,都是我女儿陪在她身边,才熬过了那几天”。

C

妹妹说“只要我身体不是很差,我还想回来照顾阿姨”

提供这条新闻的焦阿姨今年已经78岁,她是在3年前认识张景玲的。

“那一天,我在陇海路附近第一次见到她们,张景玲坐在老人轮椅前,双手紧紧握着老人的手陪老人说话……”焦阿姨说,刚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以为她们是对母女。后来知道张景玲保姆的身份后,从心里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从那以后,我们成了朋友。我身边很多认识她们的人都经常夸奖她们姐妹俩。老人自己身边能有这样负责任的保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焦阿姨忍不住发出了赞叹。

目前,张庆霞做保姆的工资是每月1500元。

“2002年刚做保姆的时候工资是每月四五百元,呵呵,以后每年都会涨100元,都是老人的子女主动增加的。”张景玲说,在她和姐姐心里,和老人家多年来的感情,已不是工资能够衡量的。

记得几年前有一次,张景玲推着老人在五一公园散步,一位经常在公园游玩的老人告诉她,如果张景玲愿意去自己家做保姆,可以给她更高的工资。接到邀请后,张景玲笑了,只给对方留下了一句话:“去你们家也可以,前提是,我要求带着阿姨一起去。”

“我心里知道,阿姨离不开我们。这么多年相处,我们早成了一家人”。张景玲专注地看着老人的背影,激动起来。她想起了一件至今让自己记忆深刻的事儿:2003年,张景玲过生日那天,正在医院忙碌的她,突然收到了老人子女精心为自己准备的一个生日大蛋糕。

“说实话,以前在农村生活,每次生日都是吃个鸡蛋,那次真的是我第一次吃蛋糕……”说完这些话,张景玲沉默了一会,几分钟后,她态度坚定地说了一句话:“目前,我的身体条件虽然不允许再做保姆,但一有空,我就想过来看看阿姨。如果哪天姐姐因为家庭或身体原因也做不成保姆了,只要我身体条件不是很差,我一定还会再回来接姐姐的班,继续照顾好阿姨的。”(尊重采访对象家属意见,稿件中隐去老人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