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灵宝党政公众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灵宝党政公众网>> >> 网看金城>>正文内容

郭缦娜:乡“官”的留守妇女舞蹈团

文章来源:中国妇女网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9日 点击数: 字体:
 “这是一群勤劳勇敢的乡村女子,这是一队美丽善良的舞蹈队员,她们怀着最朴素最美好的愿望,在这里舞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近日,河南省灵宝市西闫乡东邱村文化大院里的舞台上,乡“官”郭缦娜正在报幕。
    今年33岁的郭缦娜,是西闫乡政府一名党员干部,同时又是船里村“留守”妇女舞蹈团团长。随后她带领自己的队员表演的新农村健身舞《最炫民族风》、筷子舞《越来越好》等十几个舞蹈,受到了台下父老乡亲的热烈欢迎,掌声不断。无奈,郭缦娜只好自己单独表演了两个舞蹈,才硬行谢幕。
    “我们嫚嫚团长,那舞跳得好!”性格泼辣的队员胖亚钦佩地说。提到郭缦娜,舞蹈团的成员个个竖起大拇指。
    船里村是个仅有400口人的小村,随着外出打工的增加,村里留的大多是老人和妇女儿童。忙时干活,闲时打麻将。自从村人迷上打麻将后,船里村便远近“闻名”了:丈夫孩子吃不上饭,掀桌子摔碗夫妻闹;铁哥们上了麻将桌,为鸡毛蒜皮翻脸不认人。乡里人提起这个村,直摇头。
    郭缦娜虽然是出嫁的闺女,可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出生地啊!看着乡亲一窝蜂地吵,她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有心治一治村里的麻将风,但许多都是自己敬重的长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他们讲道理。郭缦娜的母亲出了个主意:教健身舞。老年人想健康,跳舞就不打麻将。没想到,村里年轻的小商店老板艳苗也赞同,她想健美。艳苗答应给大家免费提供音响碟片,甚至提供自家院子做场地。有了母亲和艳苗的支持,郭缦娜增加了不少信心。
    慢慢地,麻将桌旁没人了。
    但该怎样教大家跳舞呢?郭缦娜挺犯愁:当初学的是林业,在学校时五音不全,现在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扭来扭去,实在是做不出来。但能眼睁睁看着乡亲打麻将混日子吗?郭缦娜豁出去了,边学边教。从今年正月底开始,她和艳苗、王小红便跟着电脑学舞蹈。
    她们三个曾商定,哪怕“留守”妇女舞蹈团最后只剩下她们三个,也要坚持跳下去。“人应该有一个具有高尚情操的爱好,一旦有了,生活就不会那么没滋味和枯燥了。”在郭缦娜日记本里记着这样一句话。
    “留守”妇女舞蹈团总共35名队员,二十几名留守妇女,最大的67岁,最小的22岁。这里边有母女郭缦娜和郭苏丽,还有焕层和张芳婆媳一起来的。大家白天地里干活,晚上下地后吃完饭就来练习舞蹈,有的队员边吃着馒头边赶来,有的带着孩子来参加练习。队员练舞,家属在旁边给助阵观看,几个队员的丈夫天天晚上来看,不时给队员鼓掌。这让大家练得更有劲。练习间隙,郭缦娜和其他两个带队的,还要逐个做指导。两个月来,夜夜如此。现在船里村麻将桌旁没有人了,全民兴舞了。
    为了重树船里村形象,“留守”妇女舞蹈团一致决定:将健身舞搬上村里文化大院的舞台,让庙会上十里八村的乡亲去欣赏。这让郭缦娜很惊喜,当初的心愿终于实现了。她知道,“留守”妇女舞蹈团的成员这次是憋着劲要跳好。
    随即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这些舞蹈都是我们自己村人跳的,没请外援。”胖亚自豪地说,“我们都喜欢嫚嫚团长,她带着我们村人跳舞,我们放心!”
    “我们‘留守’妇女舞蹈团队员,一定会越来越多,因为女人都爱美!”乡“官”郭缦娜充满自信地说。